过去与未来之间 8.8分
读书笔记 无
李大俊Stasue

在康德所指的意义上,判断能力成了一种特殊的政治能力,既不仅从自己的立场上看事物,而且从恰好在场的所有其他人立场上看事物的能力;就这样的判断能让一个人找到他自己在公共领域、在共同世界中的位置而言,它也许是一种人作为政治存在的根本能力。

我们都了解人们一旦在他们喜欢或不喜欢的事物上找到共同点,他们们彼此就会多么快的熟悉起来,就会亳不含糊地感到同胞与共。就这种共同经验的角度而言,似乎趣趣味不仅決定了世界看起来是怎样的,而且決定了谁在世界内相互归属。

一个人通过他的判断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他自身,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且这种并非有意的揭示也由于摆脱了纯粹私人偏好而获得了普遍有效性。

趣味作为一种真正有教养的心灵,即 cultura animl的活动,只会在品质意识深入人心,美的东西被广为认同的地方起作用;因为趣味在品质中间分辨和做決定。

人文主义是有教养心灵的产物,是一种知道如何照料、保存和赞美世界之物的态度.,一个有教养的人应当是:知道如何在古往今来的人、事和思想中,选择他的友伴的人。

那剥夺了人公开交流他思想自由的外在权利,也同时剥夺了人思想的自由。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这种哲学家的真理与市场上的意见之间古老对抗的最后踪迹已经消失了。没有什么真理还能干涉这个世界的事务,无论是启示宗教的真理还是哲学家们的真理。

人们常常发现,长期洗脑造成的最确定结果,是一种特殊的玩世不恭:对任何真理都绝对拒绝相信,不管这个真理有多么可靠的依据。换言之,持续完整地用谎言代替事实真理的后果,不是谎言到了现在终于被接受为真理和以及真理被毁谪为谎言,而是是我们在真实世界中确定方位的官能被摧毁了,其实与错误相对的真理范畴只是为了在世界中定向所用的思维手段。

转瞬既逝的伟大言行能留存于世,仅在于他们被赋予了美的存在。没有美,即潜在的不朽之物在人类世界中展现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所有人类生活都将是徒劳的,也没有任何伟大能够持久。

消磨掉的空闲时间并非闲暇时间间( leisure time),那是我们从生命过程所必须的一切操劳中摆脱出来( free from),从而可以自由的追求( free for)世界及其文化的时间,而是多余时间,因而本质上人是生物性的,是除去必要劳动和睡眠之后剩下来的时间。

一旦往昔的不朽作品变成了社会身份的象征和个人优雅品位的装饰,它们就丧失了它们最重要、最基本的质素,那种过了几百年仍能抓住读者或观众,令人感动不已的质素。188

传统断裂了,我们必须为我们自己发现过去,就是说,阅读过去的伟大作家,仿佛从来没有人读过他们一样。p190

教育不能不伴随着教;没有学的教育是空洞的,很容易陷入道德和情感说教。p182

艺术家是每个文明作为精华留给后世的、激发文明之精神的持久见证物的真正创造者。

学校的功能是告诉学生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而不是教他们谋生的技能。既然世界是古老的,比他们本人更古老,学习就不可避免地要转向过去,而不论有多少生命活在当下。p181

危机实况正好提供了一个契机,让我们破除假象和偏见去探寻事情的真正本质。p164

无论在哪里,生活如果被持续地暴露给世界,失去了隐私和安全的保护,生命的特质就丧失了。p174

极权主义的崛起,它让所有生活领域都听命于政治的主张,它对公民权利的一贯拒绝承认,特别是对隐私权和独立于政治的自由权利的拒斥,都不免让我们怀疑政治和自由能否共存,甚至怀疑二者是否相容。

没有自由,政治生活本身就是无意义的。政治的存在理由是自由,他的经验场所是行动。

没有一个从政治上得到确保的公共领域,自由就没有得以显现的再现空间。

极权主义的统治和组织形式怡好是个洋葱结构,其中心地带是领袖的位置;无论领袖做什么,无论是以权威的等级形式来整合政治有机体,还是像暴君那样压迫他的臣民,他都是从内部,而不是从外部或顶部运作的。在他的外部层层包裹着极权主义运动种类繁多的组成部分:党员组织政党科层精英队伍和警察队伍。

现在,人们只能要么生活在绝望的孤独分隔状态下,要么被挤压成一团。一个大众社会无非就是这样一种在人们当中自动确立起来的组织生活状态,在其中,人们们虽彼此联系,但但已丧失了曾经对所有来人来说是共同的世界。

在现代,历史显显示为它从来都不曾是的东西。历史不再是由人的作为和苦难构成,不再讲述影响人生命的事件和故事;历史变成了一种人造的过程,独一的无所不包又专门由于人类种族而存在的过程。

对感官的怀疑一直是科学引以为傲的中心,直到在我们的时代变成了某种不安的源泉。

当荷马決定不但咏唱亚该亚人的事迹,还要向咏唱亚该亚人的事迹一样咏唱特洛伊人的事迹,颂扬赫克托耳的光荣丝毫不逊于颂扬阿喀琉斯的伟大时,中立性就诞生了,随之而来的,是所有真正的史学方法的建立。

与现实的和解“,即即净化( catharsis),在亚里士多德看来,是悲剧的本质,而在黑格尔看来,是经由回忆之泪产生的历史最终目的。

一直属于“少数人“的哲学,某一天会成为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现实。

“社会化的人"是決定永不离开在柏拉图看来是“洞穴”的日常人类事务领域的人,永远不自己冒险进入一个世界,或一种生活的人。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不朽逃离了世界,在人类心灵的黑暗中找到一个不安全居所,在那里他还能够记忆和说出:永远。

从始终活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人的角度看,时间不是一个持续统一体,一股无止无歇的连续之流;时间在中间、在“'他"站立之处被打断了;而“他”的立足点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现在,毋宁是一个时间中的裂隙,“他"持续的战斗,"他"片刻不停的阻挡过去和未来停驻,才使这个裂隙得以维持。

心灵的任务是理解所发生的事情,而理解,按照黑格尔的看法,是人让他自身与现实和解的方式;理解的实际目的是与世界达成和解。

既然思想是在我和我自己之间进行的无声对话,我就必须小心维护这位同伴的完整性不受损害;否则我肯定会彻底丧失思考的能力。

0
《过去与未来之间》的全部笔记 7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