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动作设计 7.9分
读书笔记 第95页
欢乐分裂

P95

身陷重围这场戏需要交代的信息量庞杂,要想把握好节奏是非常不容易的。文戏与武戏之间的节奏感、整场戏的节奏感是这场戏的核心。严府外的文戏和严府内的打斗戏是静与动的体现,如果节奏把握不当,文武戏就会脱节,会互相牵扯制约。从最终呈现效果来看,文戏和武戏的张力和节奏处理得还不错,文戏不但没有拉慢节奏,反而补充了武戏的效果,因为文戏内部的戏剧冲突并没有慢下来,反而起到了推动冲突的力量,产生了蒙太奇的戏剧效果。 另外,故事的推进必须要交代很多情节点。要想把故事逻辑交代清楚,动作部分与情节的推进就要合理把握节奏打斗过长会影响情节推进,打斗不足又无法将情绪推向高潮。当然这也牵扯到动作设计的逻辑和张力的问题。武打动作设计得有情节、有故事、有情绪,那么这场戏很容易就会达到高潮;用简短的篇幅完成预期的效果,这样就能给整场戏提供更大的空间,把更多的信息填装进去。简而言之,无论是局部的小节奏,还是整体的大节奏,都会相互影响、相互制约。

P111

老拳师非常慎重与人争高下,因为交手就一定有胜败,败者声誉扫地,甚至会丢了谋生的饭碗,这在传统武林界是一大忌。发起挑战的通常都是无名的碌碌之辈,赢了可以给自己贴金,输了不妨碍东山再起,这是老规矩、老路数。真正的武人高手过手或者生死战都非常慎重小心,不会一上来就猛扑狂打,那都是街头巷尾流氓混混的做法。高手之间过手时,必先气定神闲地以气场压服对手,在长田时间的对峙中观察对手的破绽,最后一鼓作气,在几招内结束战斗。眼神中若藏有不易被人觉察的畏惧,就是败方。贏者不会痛打落水狗般纠缠,也不会像战胜的公鸡一般引颈高唱自己的胜利,因为高手都会给对手留存情面,留条活路。一味地击倒对方并非交手的最高境界,心服口服才是。这样的做法符合中国民间的人情常理,符合武林中的规矩,不像现在随意可以撕破脸,甚至动刀动枪,完全不在乎脸面。

P130

路阳是很有想法的年轻导演,可以不拘一格、广纳百川,吸收不同的观念和文化。他受日本武士文化和美国电影文化的影响较大,当分析过不同文化中侠士存在的形式和意义。他发现中国的侠士与武士牛仔有所不同。武士和牛仔是附着在生活中的人物角色,中国的快士是凌驾在生活之上、整日奔波在江湖恩仇之中的形象,前者是具体后者是抽象写意的。日本的武士电影大部分都是根据日本战国时期的历史故事改编,所以塑造的武士文化是有生活根基的,特别是近十多年日本武士电影探寻了武士文化的多元性,除了表现武士的忠义武勇外,还挖掘了武士生活的人文和文化等其他方面。比如山田洋次导演的武士三部曲《黄昏清兵卫》《武士的一分》《隐剑鬼爪》,若松节朗导演的《末代刺客:最终对决》(又译为《石榴坡的复仇》)等这些影片着重描写了日本武士的生活及感情方面的细节往截取生活中的细碎凡俗,把武士拉回到普通人的层面。这与以往大而全的武士电影不同,因为武士的衣食住行和普通人一样,更能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容易在观众心中激起共鸣。这些文化符号深深地影响着路阳他也不否认对这些武士电影的推崇。设置丁修和靳一川的故事线时,路阳就考虑将他们进行市俗化的表现。这是在中国武侠类型电影中所做的新的尝试和探索,效果也超出预期。

P159

张震还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2016年冬,我与张震在长白山拍部电影,在杀青日的清晨,他与我相约在冰天雪地的二道白河。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各自打一套拳。张震望着茫茫的皑皑白雪,神情流露出沉静与虔诚,接着打完了一套冰面八极拳。我随即瑟瑟发抖地也打完一趟拳,之后不解地望着他。张震说这是他的一个心愿,由于拍摄日程繁忙,无暇他顾,特在此地工作的最后一天兑现。原来,张震自从学了八极拳,已经切身融入到传统武术文化的天地中。除了术的提升之外,还完全遵照传统武术的文化,修德修心,每到各处都一定要先打一趟拳。因为在传统老规矩中,打拳时必定脚踩大地,瞬间可以接通身体与天地自然的灵气。八极拳讲求内三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用打拳的方式与天地对话,就如同初到一个地方必先烧香、拜天地一样。以谦逊的心坦然于神灵,是遵从了传统武人用敬畏的心与天地相合。

0
《电影动作设计》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