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编剧学 7.2分
读书笔记 影视剧作中的语言
烟雨

又如,在日本著名导演新藤兼人编写的电影剧本《裸岛》中有这样的描写: 25.山顶上的梯田。 阿丰来到山顶。照旧小心翼翼地放下木桶。 千太挑着空桶下坡。 两人默默无语地擦肩而过。 阿丰擦擦额上的汗。 背上像浇了水似的。 她拿起舀子,向干旱的大地浇水。 26.骄阳似火。 大地被烤焦了。 27.海滩上的松球仍然不紧不慢重复着单调的运动。 28.去梯田的路上。 千太又挑来新装满的水。 他们好像两只蚂蚁在灼热的大地上爬。 压弯了的扁担压进了肩头。 用劲登坡的脚,牛步一般笨重地向前,向前。

下面我们再以美国1981年拍摄的、获奥斯卡奖的影片《金色池塘》的开端一段为例(文中的英文字母是本文作者加的)。外景 金色池塘 白天 一头水鸟立在湍湍溪水旁的一块石头后面。(A) 音乐声起。 夕阳余晖映照在湖面上(G)。远处隐现出林木葱茏的湖岸。(A) 一片树叶漂浮在暮色苍茫中的一泓湖水上。湖岸上有成行的树木,岸边的芦苇轻轻摇曳。一只水鸟在浅水处游来游去,然后钻入水中,朝湖中心游去。(A) 朵朵粉红色的花(H)在微风中荡漾。(A)摄影机缓缓移向后景中塞耶的汽车。汽车沿着村道驶来。(B) 外景 塞耶家 白天 塞耶的汽车从右边驶入画面(B),然后拐弯。摄影机越过汽车,摇拍环绕着住宅的走廊。(B)木制的家具胡乱堆放在走廊上。(A) 音乐声止。 六十九岁的埃赛尔·塞耶走出司机座,她面带笑容,凝望着画外的房子。她的丈夫,七十九岁的诺曼·塞耶下了汽车。他们关上车门,走到汽车前面,埃赛尔听见画外水鸟的鸣叫,招手叫诺曼到她跟前来。(C、D) 埃赛尔:诺曼,到这儿来,到这儿来,诺曼,快点。水鸟!水鸟!它们在欢迎我们归来呢。(E) 埃赛尔指着画外的水鸟。诺曼朝左边张望,聆听了一会儿。(D) 诺曼:我什么也没听见。(E) 诺曼无动于衷的态度使埃赛尔不禁愕然。(C) 内景 塞耶家的起居室 白天 音乐声起。 所有的家具上都覆盖着单子,窗帷低垂。(A)诺曼走到走廊上,用钥匙打开前门,走进室内四处打量,埃赛尔随他走进室内。(D) 埃赛尔:你瞧瞧这地方。(E) 音乐声止。 诺曼:乱糟糟的,对不对?(E) 埃赛尔:别着急,一切又会变得整整齐齐,舒适温暖。(E) 诺曼和埃赛尔在起居室门外东张西望。埃赛尔从肩上取下小皮包,把它挂在门旁的一个钩子上。她从钩子上取下一件毛衣,从前门走了出去。(D) 音乐声起。 诺曼走到窗子跟前,拉开帷幔,把帽子挂在镜子上边的一个钩子上。镜子下边的墙上挂着一些旧照片和剪报。诺曼伸手去取挂在墙上镜子旁边的钓竿。(D) 诺曼用手摸着钓竿。他的手移到照片上,然后跪下来看照片。(D)那是他年轻时正在举重的照片。诺曼转向剪报,那是《宾夕法尼亚日报》的头版,上面有一张诺曼中年时的照片,大标题是: “大学同意给全职教授以A级待遇,塞耶教授退休”(A) 诺曼站起身来,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他对年迈的自己与画外照片上那个年轻人之间的差别感到十分吃惊。他戴上一顶便帽,又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哼了一声。(C、D) 诺曼打开通往走廊的另一扇门上的锁。他开了门,刚动手去推纱门(D),纱门的合页脱开,掉在走廊上。(A) 音乐声止。画外传来水鸟的叫声。 诺曼转身又回到室内,拉开窗帷朝外面张望,然后他走进黑洞洞的起居室,揭掉电话桌上的遮尘布,拿起话筒拨交换台的号码。(D) 诺曼:电话没坏,至少我认为如此。(F)(对着话筒)喂?喂?!喂!(E) 诺曼跪下来,注视着桌上小镜框里的一帧照片。照片上是三十多岁的年轻的诺曼和埃赛尔,他们坐着,抱着婴儿切尔西。(D) 诺曼:那家伙是谁呀?这张照片里的这些家伙都是谁呀?!(F) 诺曼俯视照片,然后把话筒举到耳边,站起身来。(D) 诺曼:这家伙是谁呀?(F)(对着话筒)喂?你是谁呀?接线生吗?唔唔,你有什么事?嗯,你打电话来,一定有什么事。噢,你等一等。(E) 诺曼抓起电话机,把它挪到铺着桌布的桌子上。他拉开窗上的窗帘,朝外面望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机,又走回电话桌前。(D) 诺曼(对着话筒):对啦,我给你打过电话,但你没有回答。哦,你好吗?是的,我很好。你听着,我是诺曼·塞耶,我在金色池塘,我有点事要请你帮忙。给我打个电话,可以吗?对啦,我想检查一下我的电话,看它还响不响。它整个冬天都不……没响过了。它可能有点什么毛病。你知道我的号码吗?唔,唔,唔,我一点也记不得了。我只知道号码里带个“九”字。好吧,电话簿里有,你一定有电话簿吧。诺曼·塞耶。试试看吧,好吗?(E) 诺曼放下电话机,挂上电话,然后再次俯视那张照片。(D) 诺曼拿起埃赛尔、切尔西和他自己的那张照片。(D) 诺曼注视着照片,拿着它走到窗前,凝视着照片。(D) 诺曼:这家伙是谁呀?(F) 诺曼听见敲门声,抬头张望。(D) 诺曼:有人敲门。(F) 埃赛尔(在画外):那是我,老傻瓜!(E) 埃赛尔站在后门外,肩上扛着一捆劈柴。诺曼穿过厨房,来到后门。他打开门,埃赛尔扛着劈柴径直走进起居室,把劈柴放在壁炉前。诺曼跟着她。埃赛尔转向诺曼,激动地向他打着手势。(D) 诺曼:嘿,瞧瞧你。(E) 埃赛尔:噢,瞧瞧我。(抿嘴一笑)不像个样子,对不对?啊,诺曼,这儿多美啊!万物都苏醒了。小鸟儿。(咯咯一笑)小树叶。我看见整整一片小花覆盖着老地窖的洞口。唉,我忘了它们叫什么花啦。黄颜色的小东西。(大笑,拍了拍手)好啦……愿意帮我收拾一下这些遮尘布吗?(E、C) 诺曼:我正无事可干呢。(E) 她拍拍诺曼的肩膀,然后走出去,诺曼跟着她。(D) 埃赛尔:来吧。(E)

0
《电影编剧学》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