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编剧学 7.2分
读书笔记 二
烟雨

在苏联影片《夏伯阳》中有一场戏,剧作家是这样写的:匪军上校保罗兹金在他的参谋本部的车厢里弹奏着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乐声庄严而平和。在他身后,勤务兵波塔波夫在擦地板。蓦地,一声“噼啪”划破了这平和乐曲的流畅声浪。保罗兹金怔了一下,但由于对自己仆人的信赖,他并没有停止弹奏,只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勤务兵不好意思地拾起掉落的刷子。忽然,在这温柔的乐曲的织物上,荒谬绝伦地“织入了”嘶哑的、粗糙的人的嗓音:“我兄弟……死啦!……桑卡……死啦!”琴声立刻终止了,保罗兹金没有转向波塔波夫,只是猛烈地撂下了琴盖。琴盖发出一声棺材盖似的喑哑的碰响,扣了起来。剧作家在这段戏里充分地运用了各种声音,与画面配合,并让声音“说话”,表达了很深的含义。贝多芬的优美的《月光奏鸣曲》,无疑不只是为了表现白军上校的文化素养,而且像是一个讽刺性的旁白,起着反衬上校凶残性格的作用;掉落板刷的“噼啪”声以及乐曲的并未终止,起着对这两个人物之间原有关系的描写(白军上校对自己勤务兵的信任)以及推进剧情发展的作用(为下一场戏做好准备);而勤务兵嘶哑的语言和随之而来的像棺材盖碰撞发出的琴盖声,则又预示着在这对似乎平和的主仆之间,终将发生一场逐渐激化起来的矛盾冲突。可见,各种声音巧妙配合出现在这段戏的各个层次上,刻画着性格,推动着剧情发展,类似隐喻蒙太奇的作用表达了各个动作的内涵。可以设想,若是没有各种声音的“合奏”,是很难以电影的独特手段,生动地表现出这场发生在敌军阵营中的内部矛盾的。

0
《电影编剧学》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