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說新語箋疏(全三冊) 9.5分
读书笔记 德行第一
アイロニ

德行篇第十七则:

王戎、和嶠同時遭大喪,俱以孝稱。王雞骨支床,和哭泣備禮。武帝謂劉仲雄曰:“卿數省王、和不?聞和哀苦過禮,使人憂之。”仲雄曰:“和嶠雖備禮,神氣不損,王戎雖不備禮,而哀毀骨立。臣以和嶠生孝,王戎死孝。陛下不應憂嶠,而應憂戎。”

这则材料里,最有趣的就是“鸡骨支床”这个说法。联系到后头所说的“哀毀骨立”,这里的“鸡骨支床”必然是身体虚弱的意思。我的第一反应是,王戎瘦得可以睡在四根鸡骨头支起的床上。(……)

后世人往往认为“鸡骨支床”的意思是瘦弱如鸡骨,勉强支撑在床上。如:

北齊《徐徹墓誌》:「鹽酢絶中,鷄骨支床。」
元无名氏《冻苏秦》第二摺:「虽然堂上公婆亲做主,你也不合容他便出门,只今强扶鸡骨投何地,你敢巧画蛾眉别嫁人。」
明范濂《云间据目抄》卷一:「会丁内艰,前后哀毁鸡骨。」
明王世貞《弇州續稿·四歌其四》:「雞骨支牀更竒疾,三十沈沈棄白日。」
明王世貞《弇州續稿·寒夜懐元馭》:「誰憐雞骨支牀者,布帽衝風訪墓田。」
明末清初黃宗羲《南雷詩歷·示百家》:「年來賴汝苦支撑,雞骨支床得暫寧」
《虞初新志》卷一引清无名氏《小青传》:「今兹鸡骨,殆复难支。」
清蒲松龄《聊斋志异•寄生》:「王孙无词,惟日饮米汁一合,积数日,鸡骨支床,较前尤甚。」
清光緒刻本《曹縣志·卷之十三·人物志中》:「及卒,痛絶復甦,水米不入口者累日,弔者見其雞骨支床,莫不感動。」

查《汉语大词典》“鸡骨支床”词条:谓瘦骨嶙峋,衰弱之至。

《辞海》“鸡骨支床”词条:哀毁骨立,支离床席。形容丧亲哀痛。

但谢肇淛在《文海披沙》却提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说法:

言瘦骨如雞,僅堪支持床上。或據飲酒食肉,遂以為殺雞甚多,以雞之骨支床,大誤,可笑。

谢肇淛认为“大误”、“可笑”的观点是,“鸡骨支床”意为王戎在母忧期间躺在床上大吃大喝,吃剩下的鸡骨头都能把床给支起来。

谢肇淛提到的这个脑洞比我大得多,而且倒也不是毫无根由。刘孝标注引《晋阳秋》:「戎為豫州刺史,遭母憂,性至孝,不拘禮制,飲酒食肉,或觀棊奕,而容貌毀悴,杖而後起。時汝南和峤亦名士也,以禮法自持處,大憂,量米而食,然顦顇哀毀不逮戎也」

王戎的“饮酒食肉”正好与和峤的“量米而食”形成鲜明的对比,也难怪有人会认为“鸡骨支床”的意思是大吃大喝的狼藉场面了。谢肇淛只说这个观点“大誤”、“可笑”,却没能提出什么反驳的证据。

《世说新语·文學六九》刘孝标注引《竹林七賢論》说:

伶處天地間,悠悠蕩蕩,無所用心,嘗與俗士相牾,其人攘袂而起,欲必筑之。伶和其色曰:“雞肋豈足以當尊拳?”其人不覺廢然而返。

刘伶用“鸡肋”自嘲体弱,倒可以作为“鸡骨”形容瘦骨嶙峋的一个旁证。但这个证据实在不够有力。

以王戎豫州刺史的身份,家里的仆人不可能不打扫卫生。这倒是比较有力的反驳证据。哈哈。

总而言之,“鸡骨支床”应是指瘦骨嶙峋,衰弱之至。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认为“鸡骨支床”是指消化不良的大胃王。这很难反驳,却也很有趣,可聊备一说。

《世说新语》的语言真是生动活泼,让人欢喜。

0
《世說新語箋疏(全三冊)》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