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的人 8.9分
读书笔记 第10页
叫我江湖骗子先生

我认为,清楚地把权力展示为卑鄙的、无耻的、于不王式的或简单说可笑的,这不是要限制他的效率并魔法式的废除那个柠檬给他带上王冠的人。我觉得,正相反,这是以一种显著的方式表明权力的不可绕过、不可回避,甚至当他掌握在某个确实不够格的人手中的时候,他也可以完全在他的暴力合理性的极限上已全部的严厉性发挥作用。

我们说:西方从未停止过梦想在一个正义的城邦中把权力交给经理话语。最终,他在司法机关中,把一个不受控制的权力交给了滑稽模仿。让别人来操心提出真理效力的问题,它可以在话语中被假定为是知识的主体生产出来的。至于我,我试图研究的则是在现实中由既合乎规定又上市资格的话与生产出来的权力效力。

于当下来看,这句话真的很有意味。

0
《不正常的人》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