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碱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全部笔记
Break my leg

被磨损的事物/会渐渐露出 光秃秃的本质/唯有改变不可改变

一束野花/从老婆婆的背篓里 探出半个头来/好奇地 对着行人张望

在一个缺少敬意的时代/我必须向生活致敬/一切好的 坏的/不论滋养我的 还是/磨练我的

好像这场雪 从一开始就要下到我的心底/并在我的血管里/凝成冰/要命的是你不会就此死去/只是长久的透不过气来

「操他奶奶的」

操他奶奶的 我知道/当他自言自语 温文尔雅地骂完这一句/仿佛整个世界 很多人 很多不公/就都在他的内心 扯平了

所以 他一直仁义道德礼智信/一直温良恭俭让/问题是久而久之 这个世界 很多人/就真的以为 他必须仁义道德礼智信/必须温良恭俭让了

操他奶奶的

唯有我的年龄 那些曾用过的护照保险单病历本/以及学生证工作证驾驶证死亡证/所以的伪证/都将成为「铁证」

忽然夜半醒来 被独坐床前的母亲/吓了一跳 母亲的眼神/犹如五十年前 看自己怀抱里的婴儿/这一刻我暗自庆幸 到了这把岁数/父母依然健在 自己仍是一个/来路清楚的人

虽说是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但说到底 国家的事不能/只留给匹夫

怨——

大多数的人 心里都有怨/还有人会把怨挂在嘴边/久了 怨就长在了脸上

但我是个愚笨至极的人/抱怨的怨 怨恨的怨/嘴上没有 心里也没有

潜伏——

我读过许多妙笔生花的文章/和云里雾里的诗/现在 人人都愿意以文字为掩护/潜伏在学问里

只有农夫还在捍卫简单的真理/他们从不忌讳自己是种豆/还是种瓜

我们的世界啊/现实总是在追理想的尾/贪欲总是在追道德的尾/假恶丑总是在追真善美的尾

两位快八十岁的老人/让他们如今也快五十岁的儿子/仍有一个父母双全的家/谁还能说 人间没有天堂

此刻 凝视着躺在车内/面容苍白的母亲 是那样的亲切/又是那样的陌生/这种感觉 让我的身体突然轻成了一簇棉絮/作为一个村邻们有口皆碑的孝子/我给了母亲舒适的房子 可口的食物/也花了很多年的时间陪她住在乡下/但母亲的脸 那张病痛中依然慈祥的脸/那张看上去怎么也不该有些陌生的脸/一下子就把一个浪得虚名的孝子/打回了原形!

年少时曾以为一旦失去母亲/自己是无法独活的/现在我也老了 心里才渐渐明白/如果有一天真的没了母亲 自己还得活下去/只不过 就再也无家可归了

「白头到老」

白头到老 仿佛话音还没落下/我们的头发/就白了

当初这么说时/谁会想到/老了 我们却只能和各自的头发/相依为命

「不定时炸弹」

一看到电影里 拆弹专家拆弹时/千钧一发的样子/我就哭笑不得

这有什么好恐惧的呢/在确定的时间里/拆不除就炸/拆得除就万事大吉

在我体内的某个部位/始终隐藏着一个轻描淡写的小东西/我知道它就是一颗炸弹/可怕的不是这颗炸弹本身/而是它引爆的时间/并不确定

「给事物重新命名」

当山被重新命名为水/水就不会流/当天被重新命名为地/地就会飘

如果把错误重新命名为正确/越正确越可怕/如果把渺小重新命名为伟大/越伟大越分文不值

当然 如果诗歌被重新命名为婊子/婊子 就成可我们心中的最爱

这些年在乡下最大的好处/就是每年春天都可以在心里种一点儿光明/然后在秋天坦坦荡荡地收割/这样年复一年地积累 就可以让自己/渐渐多些植物的灵性

我常常想 我的这些小狗们啊/它们内心丰富 却能朴素的交流/它们安贫乐道 简单地爱与恨/几乎所有的操行/都是人类的反面

我是说 假如这片土地上/没有淤积的车流 没有林立的楼群/没有被欲望阻塞的呼吸/深秋里这斑斓的落叶 就足以将人/醉死

也许在这样的秋天/我不该有如此沉重的心事/忧伤会使人老 但我没办法不忧伤/就像我没办法不让自己的存在/给这明媚的秋天 又平添了一处/缺口

我是一个简单看世界的人/所以只能写一些简单的诗/或者说在一个黑白颠倒的时代/我只想告诉人们/黑才是黑 白才是白

「词语的魅力」

朋友发来短信 简单的四个字/秋高气爽/我就知道 她的内心/发生了什么

秋高气爽 这是一个怎样的季节/所有的农作物 都在/伺机暴动 收割机没有履带/一样可以把稻穗碾碎/多少个日子 多少万物挣扎着/都抵不上这一个词的分量

站在历史的云烟处/出生证和死亡通知就是同一张纸

「形同虚设」

我的人生 看上去风和日丽/就如同我卧室里的床/气度不凡

但十几年了/我却一直睡在沙发上

我用自己整个的少年时代/迷恋小荷 而忘了小荷/我却仅仅只用了一个瞬间

但我知道此时落在张连祥身上的雪/是干净的/此时也只有落在张连祥身上的雪/才是干净的/因为他的心地还善良 他的头脑/更没有受到过 俗世的任何污染

这些年 我总是要在自己的书桌/茶几 甚至床头/白上很多很多的大白兔奶糖/没事时嚼上几颗 说是为了少吸几支烟/其实骨子里 确实为了弥补童年时的某些缺憾/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所以才在人到中年的时候/竟也孩子般的 生出了蛀牙

我今天举家为一只无名的小狗哀悼/在我的心里 它的死亡/与人世间任何一个伟大人物的离世/同样令人扼腕/所以我今天宁可放弃关注日本人和巴拉圭人/在非洲大陆最南端的游戏和厮杀/也必须写下这首诗/并把这首诗 献给所有那些/曾被忽略的生命

当所有人都将为果实欢呼的时候/我却从这饱满的成熟中/看到了死亡

就要知天命了 却变得一天比一天/目光短浅/现在的我 最远也就只能看到/院外的水塘 杨树林/以及稻花深处 我少年时的中学和小学

「轻与重」

苏武在贝加尔湖畔牧羊/一去就是十九载/直到头发煞白/王宝钏苦守寒窑/一等就是十八年/直到花容尽失

鸿雁传书的时代/字字句句都带着体温/邮路万里 可抵万金的家书很重/重到可以飞起来

我翻寻着硬盘里的老照片/却找不到旧日的模样/写封信给儿时的伙伴/但五笔或全拼的问候实在是太轻了/轻的看不见也摸不着

小时候房子与房子很远/心却很近/长大了建筑与建筑很近/心却很远

长大了 我们识字读书/辛苦劳作 猎取食物/有时也追名逐利/与其说我们是为了活的更好/不如说是为了死的更有意义

「枯草的心」

就像人世间所有的爱情一样/不论开始的多么绚烂 终经受不住时间的摧残/院子里春天我亲手种下的草枯了/是枯萎 也是哭泣

也许 它们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种不幸/活着 只是为了取悦远比他们更脆弱的人类/而生在北方就更加注定了它们的不幸/没有人留意它们短暂的生/更没有追忆它们仓促的死

我们穷其一生 与其说/是为了追求幸福/还不如说 是一直在躲避/大祸临头

我对幸福感的描述/总是一笔带过/因为幸福太奢侈/也总是猝不及防

我还想起死后 想到了亲人们的泪/再多 也就是沧海中的一滴水/想到了仇人门的笑 再招摇/也就是荒野里的一颗草/正如我的死:沧海从此少了一滴水/荒野从此缺了一颗草

偶尔 那些蒙尘的岁月/还会在我的记忆中闪现/但我的心中早已无爱/无恨

乔乔离家的七年 和灯红酒绿的南方/重叠在一起/这让小城里人们的目光/一下子刻薄了很多/所以乔乔的美 美的很落寞

但在我的眼里 二十四岁的乔乔/真的很美 美得就像台风过后/被暴雨洗过的石斛花/从容而又舒展

与七年前 那个搭过我车的/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相比/我更喜欢现在/喜欢一定历尽过了风吹雨打的你

哪怕那七年 她仅仅是在南方/当牛做马 连灯红酒绿的场所/都从未去过。/但在她出生长大的这个封闭的乡村/乡邻们的眼神/就是她终生的红灯

我想 父亲这辈子/心中一定藏着很多故事/但七十岁的父亲 却总是平静的/就像一辈子 只是一张白纸

就算我把天下所有的美酒都送给他/也不如在他70岁的生日/陪他醉上一回

这一年只有再一次听到你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的心 才会突然的抽紧/这时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纸片一样薄 落叶一样轻

老了就老了吧/生命中所有的刻苦铭心/年轻时的那些泪/那些幸福那些痛/都终于可以放下了

0
《盐碱地》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