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与真 8.8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生存的意义与艺术的意义
东南亚主公逸
阿波罗精神考虑的是积极肯定的目标,有着明确的理性与秩序,它跟光明、想象及造型艺术相连。狄俄尼索斯精神则是否定的精神,致力于打破樊篱与差别,它对快乐、痛苦无动于衷,它的善就是迷狂,是要消灭个体化的自我。它的独特艺术形式是音乐,或起码是那些压倒并消解自我感的音乐。(P55-56)

写到这一章时,作者又说,人们对自我的认识一直处于修正当中,过去人们看重个体化的自我,而如今这种价值观日趋淡漠。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试图强调自我身份中“诚实的灵魂”,还强调自我的无条件性,并要求绝对的自主自为……因而社会当中对精神分析的负面评价不断增多。

“分裂的意识”的霸权与“诚实的灵魂”的被历史唾弃。

真诚存在着民族差异。在法国文学中,真诚是对自己以及他人坦陈自己(承认伤风败俗及惯常要加以修饰的特性或行为);英国的真诚并不要求直面一个人的卑劣或羞耻,而是要求一个真诚的人在交流时不要欺骗或误导,要求对手头承担的不论什么工作都投入专心致志的态度(在行为、举止、“差事”方面与自身保持一致)。

卢梭《忏悔录》《论科学与艺术》;戏剧无法促进道德启蒙;社会对人的腐蚀作用;卢梭对文学抱有谴责态度。

罗伯斯庇尔,以卢梭为师……

简·奥斯汀《曼斯菲尔德庄园》《理智与情感》《诺桑觉寺》

小说这种文类真的能够教导并激励自我走向自主呢,还是恰恰相反,把自我引向矫揉造作呢,这样的问题我还是再次避而不谈。(P72)
不用说,简·奥斯汀评判她所观照的那些人物品质的一个标准就是生存的意义。所有那些赢得她尊重的小说人物——她的同情或喜剧式的宽容是另一回事——都有着高度的生存意义,而这一切意味着自我满足,意味着自我定义。意味着真诚。就这一意义而言,她笔下的女性形象比男性形象要高,就像莎士比亚的传奇剧一样,公主要比王子更能体现戏剧所颂扬的那种生活的品质。与莎士比亚的后期戏剧一样,在简·奥斯汀的小说中,女主人公的性格塑造体现为她们对社会性模式的积极响应,这是黑格尔所说的“高贵意识”,是“诚实的灵魂”的先决条件。(P72-73)

第77页至78页没看懂。《曼斯菲尔德庄园》这部作品中,主人公和“高贵意识”、“卑贱意识”、辩证法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0
《诚与真》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