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 8.4分
读书笔记 摘录
本阿弥·光悦

118,节制:

蓦然间他像是苏醒了。他听见心底那股小小的饥渴犹如一阵轻微疼痛一般在哭泣;在表面长满青草的鹅卵石底下深远处,他听见死者正从底下、在根部那里吃草。

“夜幕降临之前,有时候在河上,飞鸟和鱼都会攻击同一只苍蝇,我就是那样一只苍蝇,而现在就是河边的那样一个时刻。但是千万不要以为我不在乎谁会吞噬我。无论是你,或是别人。”

索福洛尼耶吐出这些话的时候,注意到那姑娘全身再次散发出桃子的气息,他就亲吻了她。

“你舌头下面藏着什么东西啊?”她惊诧地问,“一块石头吗?”

“是的,那是我隐藏秘密的地方。”

“把它交给我,把你的秘密交给我吧!”她说;他们接吻时,那块鹅卵石就换了地方,转移到她的嘴里。接着,耶丽赛纳含着那块鹅卵石说道:”每个夜晚会有位天使把我的灵魂从我的生命和身体里拽走,就像一张捕获住了所有猎物的巨网。昨天晚上,这张网网住一种新的东西,它用我的灵魂捕捉到你的灵魂。“

他发现她把嘴唇和胸前的乳头都涂成了同样颜色;当天午夜时分,他把他的十二股精液射入她的体内,节奏与塔楼敲响的钟声正好一致。

就这样,开始了一场激动人心的爱情。相对于漫长、艰辛而痛苦的生活,激动人心的爱情会让一个人更为快速的衰老。耶丽赛纳骑着她的骑士穿越了邈远而陌生的疆域,从漫长跋涉中返回时筋疲力尽、心花怒放又气喘吁吁。

166,世界:

她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目不转睛地盯着附近一幢宅子黑洞洞的窗户。那个窗户后面矗立着一堵笼罩于黑暗中的墙,而在那堵墙的后面主宰一切的则是布满水和草地的茫茫无际的黑夜。就这样,耶丽赛纳的目光先是触到那道窗户,接着抵达那堵笼罩于黑暗中的墙,之后继续移向更远的地方,尽管她再也看不清那里的任何东西了。她的目光沿着一条笔直的通向东方的道路穿过森林,它从黑海上空掠过,经过奥萨德,穿越大草原,错过了一些夜间拖网的里海渔民,翻越高加索山脉和帕米尔高原,然后在中国长城上有一会儿减弱了势头,这倒不是因为疲劳,也不是因为长城过于庞大,她的目光没法把握这个对象,而是因为耶丽赛纳看不见她渴望的东西,于是她干脆再也不朝那个方向去看了。

某个无所不能的人正在实现他的心愿,却同时剥夺了耶丽赛纳对他的爱。在某个地方——谁知道那是哪里,仁慈的征兆已经显现,如同旋风一般在前进;他察觉他的灵魂出现了某种安宁,他感到他周围的和内部的事物都在发生变化,而且决定已经作出。他听到星座都在按照他的喜好重新为它们自己命名,他自己的黄道十二宫标志从天秤座变成了天蝎座,而这改变了他嘴里吃着的鹿肉和蘑菇的滋味。所有已经存在、已经发生、为他所熟知的事物,骤然之间全部变的既陌生又怪异;而所有未曾发生、未曾存在的事物,全部变的既明朗又熟悉。简直就像代表他命运的所有纸牌,他的全部大阿卡纳牌,一直都是反着摆放的,所以他的生活被翻转了,他的全部官能发生了倒错,并改变了从地底到宇宙的感知方向。

他感受着床底下灰尘的味道和客栈下面朽烂之物的味道。他听到螃蟹从河里爬上沐浴着月光的河岸,他的嗅觉向着越来越深远的地方开进,与地底下潮湿的银矿和燃烧过的岩石散发的气息不期而遇。他能感觉到:地下的天然气如何把石油冲上大地子宫的侧壁,朽腐植物、硫磺和富含铁矿的滚烫之水的气息如何层层相叠。

一种类似饥饿的轻微刺痛正在他的心里呜咽。

有天夜里我睡着的时候,自己咬了自己的舌头。第二天夜里,又咬到了舌头。我的舌头上已经有一处伤了啊。我很纳闷,到底在夜里说了什么词,竟然自己这样连续咬到自己的舌头。我把脑子里记得的所有字眼翻了个遍,最后,我找到了它,我发现有个词和我舌头上的伤处很般配,就像一把刀鞘适合一把军刀。

189:

我更倾向于认为我们处在一种阅读方式的终点上。发生危机的是我们阅读小说的方式,而非小说本身。处在危机中的是那种单行道式的小说。一些别的东西当然也处在危机之中。那便是小说的图像视野,这就是说:书籍面临着危机。

0
《君士坦丁堡最后之恋》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