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VI·豹魂 8.6分
读书笔记 第218页
Krystal

可现在不会再有人知道了,他死了,他的灵魂追逐着那个早已消逝的时代而去。时间太短了,短得来不及握手,短得来不及说几句温暖的话,短得来不及叫他几声爷爷。阿苏勒忽然明白了,当他们在地宫里背靠墙壁仰望头顶的黑暗时,钦达瀚王为什么要向他讲述盘哒天神的神话。这个老人分了很多次,把那个浩瀚而血腥的神话拆开来,灌入他的脑海。这和白毅把他处世的经验用呆板教条的方式灌入小舟公主的脑海一样,因为相处的时间太短暂,要你记住这些,将来会由用。将来你忽然领悟了童年时那些教导中蕴含的深意时,你才明白教你的那个人是多么爱你。而等你明白的时候,你们已经远隔天涯或者生死。别人的爷爷可以和孙子一起吃饭、一起逗趣、一起骑马、一起射箭,在漫长的时间里传递积累了几十年的知识,直到他爷爷老了,死在床上。可他的爷爷不行,铁达瀚王没有时间,他只能用神话把一切浓缩起来,呵斥阿苏勒,遥他铭记在心。他在讲述那个神话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计算分别的时间。现在他们就要分别了,永久地。

0
《九州·缥缈录VI·豹魂》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