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7章
天腐之国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莉莉安出現在眼前。
她在那裡站多久了?或許並不久,因為她喘著氣,像是剛跑過來。她沒戴帽子,頭髮凌亂;她的喪帽抓在手裡,面紗在空中翻飛。她難以置信地說:「我從計程車上看到妳,跑下來找妳,還真的找到了。妳為什麼不等我?妳為什麼自己走掉?」
法蘭西絲看著她,像是在看夢里的一抹人影。「我以為妳連看都不想看我一眼。」
「妳怎麼能這麼想?」
「因為……」她垂下頭。「因為,我確定連我都受不了看自己一眼。」
莉莉安一動也不動地站了一下,接著走進那個凹室,在她身旁坐下。
沈默了一會兒過後,她疲憊地說:「我希望我能說什麼讓妳好過一點,法蘭西絲。」她伸出一隻戴著手套的手抹了抹臉。她的手現在就像櫥窗里的假人一樣細瘦,臉頰也凹了下去。她那蜜糖也似得魅力如今都失色了。她嘆口氣,把手放了下來。「但他死了就是死了,絕對、絕對活不過來了,而我就是殺了他了。在沃爾沃斯的這段時間,我想了一遍又一遍,想要想出我本來可以怎麼做——可以怎麼阻止這件事、可以讓事情不要有那樣的發展。可是每一次,在我看來,我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在那個晚上、那場派對之後,不要去吻妳……而即使到了現在,在發生了這一切之後,我也沒辦法不要。有一段時間,妳讓我但願不曾吻過妳。但……我沒辦法。我沒辦法。」
我沒辦法。法蘭西絲心想,這四個字是一種怪異的組合,一方面宣告失敗,一方面又是愛的表白。但這四個字就像陪審團帶回來的那兩個字,她一聽就渾身顫抖,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莉莉安見狀伸出一隻手,把她的手按住,她立刻就不抖了。她們沒在開口說話。她們隔著數公分的距離相互依偎——到頭來,她倆之間要跨越的距離就這麼幾公分。法蘭西絲心想,這樣可以嗎?要是她們允許自己幸福?這對所有受到傷害的人不是一種侮辱嗎?或者,她們難道不該盡其所能,她們難道沒有義務,在最後拿出一點小小的勇氣來嗎?
她不知道,她沒法去想。她想不了那麼遠。她只能想到莉莉安的手、肩膀和腰部溫暖地挨著她。她想,她們很快就得起身。一名報童在叫賣晚報。家裡,她母親在等。莉莉安的家人也在等。但在這個當下,就這樣吧,這樣就夠了。這樣已經超乎她們能有的期望:兩個人在一個石頭打造的角落里,身上的黑衣融入暗下來的暮色中,整座城市的燈火紛紛點亮,天空中冒出幾顆蒼白的星斗。
0
《房客》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