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 8.7分
读书笔记 社会互动与社会网络
creep

--什么是社会互动

指人们以相互的或交换的方式对别人采取行动,或对别人的行动作出回应,它是人类存在的重要方式。我们不断意识到我们的行为对于别人的效果。反过来,别人的期望影响着我们自己的大多数行为。与其他动物间的互动相反,人类互动是有意义的。

例如,大街上的两个陌生人相遇时,他们彼此之间互看一眼,这一看一般就遵循着某种共同的模式---礼貌的忽视。

--符号互动论

1.乔治 赫伯特 米德:他的研究集中在他所认为的人类行为的基本单位,即行动。按照米德的观点,行动(act)是指某个人在特定情境下的全部反应,它不仅包括人们的实际行动,而且包括他们对环境中特定事物和人的注意,以及他们对于那些事务或人的感觉和想法。

米德还说,人类与动物不同,还在于人类拥有自我。米德用自我这个词强调这样一种事实:我们针对自己采取“行动”,就像我们针对另外一个人一样。我们赞美我们自己,也与自己辩论,在内心感到自豪,或陷于自责。在所有这些“行动”中,我们在与我们的自我交流,与一个内在的“人”交流,就像我们与另外一个人交流一样。按照米德的观点,这种与自己“交谈”的过程,是人类意识的最重要的独一无二的特征。

此外,米德强调人类互动在很大程度上受文化意义的影响,并且多数文化意义是象征性的。旗杆上一块彩色的布,象征着我们的国家,一个微笑可能意味着某个人很高兴。

2.符号互动论:这种社会学视角强调符号和意义在微观社会学层次的重要性。

布鲁默是米德的学生,他对米德的思想进行提炼和发展,对符号互动论的本质做了最好的概括。

布鲁默总结了互动论的三个基本原理:第一,我们依据我们对事物所赋予的意义而对其采取行动;第二,我们所赋予的事物的意义源于社会互动;第三,在任何情况下,为了赋予某种情境以意义,并决定怎样采取行动,我们都要经历一个内在的阐释过程----我们与我们自己交流。

人们如何理解他人对于某些符号所赋予的意义?米德认为,这种重要的理解经由他所说的角色借用(role taking)过程而获得。即人们往往站在他们互动对象的角度来想象自己,通过密切注意互动对象使用语言或其他符号的方式,我们可以领悟到对方通过语言和行为所要表达的意思。

许多社会情境需要某种创造性的定义和再定义的过程。每个人必须不断地理解互动之另一方的行动,并调整他对这些行动的反应。

3.共享定义:在进行大多数日常活动时,我们一般假定,不仅是对语言及其他具体符号,而且还包括日常社会情境,别人与我们都是用同样的定义,这种关于定义的共识是人类互动得以进行的关键。关于日常情景的共享定义使得人们可以将世界看做一个稳定的地方,在这里,或多或少地可以“想当然”地处事。

作为美国社会学的奠基人之一,托马斯指出了共享定义(shared definitions)的极端重要性:“如果人们将这种情境定义为真是的,那么这种情境就会造成真实的影响”

4.符号互动论的批评者们认为,符号互动论仅仅关注的是个体的互动方式,这种理论方法不能够解释个体无法控制的力量对其行为的形塑。换句话说,它忽视了社会结构对于我们生活的很多影响,似乎否认了历史、社会和经济对我们的约束,并且它造成了一种个人拥有无限自由地错误印象。

5.贫民窟:运用符号互动论

贫民窟是意味着悲惨的、充满臭味的、破败不堪的建筑呢?还是意味着一个尽管有些破旧但充满温暖和友谊的校园?既然人们对于事物的评估是由其参照系所决定的,那么,为什么不能说两种观点都是对的呢?

--关于社会互动的其他理论

1,拟剧论

艾文 戈夫曼在晚年(1982年)详细研究了人们在别人眼里制造形象的过程,被称为拟剧论,这种观点把人们看成是戏剧中的演员,当人们扮演角色时,他们的表演是由观众来判断的,这些观众对表演的失误非常警觉,而这些失误则有可能反映演员性格的某些方面。

人类互动的最重要特征就是印象管理和自我呈现,为了使他人按照我们的愿望看待自己而在他人面前展示自我的努力。例如,许多人都制造某些使他们看上去很善交际的形象。

(摇滚不只是音乐,它包含着使其与众不同的一整套价值和规范)

在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的场合,人们通常小心策划他们的表演,以便使其行动与他们所想制造的印象一致。

印象管理可能是有目的的,行动者可能想欺诈、侮辱、迷惑、误导或打发别人。但是,不管目的是什么,它总是为了使行动者能够更好地控制别人的行为。

戈夫曼把针对陌生人或偶然结识的朋友的行动叫做“前台”行为,只有关系更为密切的人才允许看到“后台”正在发生的一切,也就是说,了解行动者的真实情感。

有时,两个或更多的人一起协作,组成剧班(team),以制造某种预期的形象。例如,两位职员可能一起演双簧,赞赏某位顾客对于服装的选择,而实际上他们只是想尽快成交。

偶尔,在制造某种印象时,行动者几乎是无意识地“露出“”了马脚,使观众感到,原来他们一直在看表演。比如,演讲者的声音发颤;父母正准备管教孩子时,一个微笑可能就泄露出他们并未生气。

按照拟剧论的观点,当行动者意识到自己表演已经失败,没有能够在观众中制造出所预期的印象中,就会出现尴尬情形。面对尴尬时,表演者可能做些挽回面子工作的事,避免丢脸。

关于拟剧论的批评:一些批评者认为拟剧论太过于静态地考察自我了,我们的自我观念在各种互动中实际上是略有不同的。正如库里的“镜中我”(looing-glass self)概念所表明的那样,我们通过一些具体的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以了解我们自己,由于每个人对我们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有所不同,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当我们与不同的人在一起时,自我的确是有些区别的。但是,戈夫曼似乎在想象着某种稳定的、永不变化的自我,这个自我在所有互动中都只是在尽可能地制造最好印象。

另外一些批评者指出,戈夫曼过于把人们描绘成一种玩世不恭和非道德的形象,我们并不总是在操纵社会情境,有时候,我们努力诚实、真实地表白自己。

3.本土方法论:某种简化程序,它使人们即便是在彼此并不认识的情况下,也能有效地沟通和互动。

本土方法论者指出,即便是偶然相遇,也遵循着某些共同的假设,为了证明确实如此,加芬克尔设计了一种实验,他把这种实验叫做“违规实验”,实验者故意表现出对会话背后没有说明的基本假定并不明白的样子。结果证明,不仅两个人之间出现了沟通障碍,而且那个作出背景假定的人被另一个并不接受这些假定的人弄得心烦意乱。

---非语言沟通

借助符号而不是语言所进行的沟通被叫做非语言沟通。身体外貌、衣着和个人财物,所有这些都可以成为非语言沟通形式,两种最重要的非语言沟通形式是身体语言(包括动态或静态的体语和面部表情)和个人空间。

---社会互动的形式

1.交换:个人或群体交往旨在获得报酬或回报,这样形式的关系就是交换关系。

2,合作:由于有些共同的利益或目标对于单独的个人或群体来说很难或不可能达到,于是人们或群体就联合起来一致行动。

3,冲突:作为合作的对立面,冲突是针对珍惜物品或价值的斗争,为了达到所向往的目标,打败对手是必要的

4.竞争:竞争是遵循某些规则的一种合作性冲突,在这种形式的互动中,达到所追求的目标要比打败对手更重要。为了防止竞争转变为冲突,竞争双方必须预先就“游戏规则”达成一致意见,并且,在遵守这些规则上必须协作。

5.强制:当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将其意志强加于另外一方时,强制这种互动形式就出现了,在本质上讲,所有形式的强制都是以使用物质力量或暴力的威胁为最终基础。但是,一般而言,强制的表现要微妙的多,对于父母的爱,对于国企的敬重,对于上帝的信仰,对于孤独的恐惧,都可以作为强制的手段。

---社会网络

研究社会互动的另一种方法侧重研究人们所属的社会网络。社会网络由个人之间复杂的联系网所组成。网络与群体有着某种相似性:其成员之间偶尔有互动,并通常共享某种认同感和团结感。但是,与将群体成员凝结在一起的各种关系相比,网络成员之间的关系一般更具有局限性和弥散特征。如亲戚网络、邻居网络、校友网络等等

小世界研究表明,那些大规模的、看上去毫无组织的人口中心,实际上是充满着社会网络,人们之间有着广泛的联系。网络分析为社会学研究增加了一个重要维度,它侧重探讨个人之间的联系,而不仅仅关注个人或群体的特性。

0
《社会学》的全部笔记 4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