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小说家 7.2分
读书笔记 節選
Janie
即使是此情此景,耕平也對亡妻難以忘懷。他抬頭看了看神樂坂的夜空,沒有雲朵,也沒有星星,天空澄透得如同深藍的亞克力板一般。真正讓他不知所措讓他痛苦不已的,是他呼喚的那個人。
(跟我和小馳生活的每一天,真的那麼痛苦那麼難受嗎?久兒,你其實不是自尋短見,對吧?)
不論何時,真正想問的東西總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哪怕對方是自己的妻子,適量一個世界的亡靈,也改變不了這一點。

完美是什麼,耕平想。一切不過只是外人的評價而已。真正重要的,是那些被小說或電影刪節的生活細節。猶猶豫豫、迷迷茫茫中頂住生活中的壓力,期待著明天嶄新的開始。作家的工作成果都凝結在書本上,極容易計量,然而做的事情其實跟普通職員沒兩樣。

那裡站著兩個孩子,耕平正想叫他們,卻不由得猛地停下了腳步。穿著泳褲和T恤的少年,分明地把手搭在穿著泳衣和灰色帶帽風衣的少女肩上。耕平下意識地向岩石後面躲去。
少年就是小馳,而少女就是小芽。被小馳搭著肩頭的小芽,看不出絲毫不快或是抵觸。兩人似乎在說著什麼,可水流聲太大,耕平聽不清楚。小芽也伸出手,用指尖抓住小馳的T恤下擺。這是在幹什麼呢?湖南的燈火中,兩個孩子的臉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比小芽稍矮的小馳踮起腳尖......
雖然耕平所在的位置看不到他們唇與唇的吻合,他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似乎這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小馳才上小學五年級,今年秋天才滿十一歲。如今的孩子都這樣麼?還是只有小馳早熟呢?耕平沒有答案。但是作為父親,他沒有絲毫反感或是不快,也沒有憤怒或是擔心。回想起來,自己的初吻比這晚了五年還多,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耕平內心忽然湧起一種年代感。
他仍然清楚地記得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還有和喜歡的人接吻時內心的震撼。那種心情像是自豪,又像是受到甜蜜傷害的傷心,還有種向大人階段又邁出一步的感覺,都是不可再得的美好經歷。
這樣的話,作為父親,即使夸他幾句也無傷大雅吧,因為他擁有了喜歡上一個人的美好經歷。那不正是生命的大樹麼?有時人們將戀愛懷抱於心便可以度過一生。戀愛的力量就是這麼偉大。
淺吻之後,這對年少的戀人便離開了。耕平這才鬆了口氣。原來,小馳和小芽接吻時,耕平竟也不自覺地忘記了呼吸。
(現在不是在寫戀愛小說的時候。)
耕平在岩石后自我反省起來。這樣豈不是要被小馳趕在前頭了麼。河洲上,小馳把手從小芽的肩上拿開,並著肩向著夜色中的河流走去。小芽的指尖仍然緊緊地抓著小馳的T恤。
明天他就回東京了,下次再來這裡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年少的戀人分別在即,今晚這點有限的時間又能如何呢?耕平想,如果可以,讓他們兩個人單獨相處久一點,再久一點吧。但是,熱鬧的燒烤大會馬上接近尾聲了。
耕平故意在岩石后踏響腳步,石塊與石塊碰撞的聲音如槍聲般迴響。小芽像是丟開著火的布片似的鬆開了小馳的T恤。耕平大聲叫喚:“小馳,小芽,你們在哪裡呀?該回去啦!”
年少的戀人互相點了點頭。在被他們發覺之前,耕平悄悄地離開藏身的岩石,向遠處的篝火走去。
0
《孤独小说家》的全部笔记 18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