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记事 9.2分
读书笔记 一号病房
Jim Moriarty
张继信说,咳,那是揭露旧社会黑暗的……你不怕叫人给领导反映你是影射新社会? 嗳嗳,《日出》是进步话剧嘛。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是进步话剧,可现在说出来就不妥当了。还是换个话题吧。 陈毓明觉得张继信的话不无道理,便说好好好,换个话题。但这时有人叫起来:谁反映上去?谁反映上去? 另一个人也说,反映上去又能干什么?他妈的,还能活几天呀,你们这么胆小?放心说,放心说。 张继信说,人心叵测,人心叵测。莫谈国事。 还是那个人的声音说,就说,还能把咱们怎么样,枪毙?枪毙总比饿死强。

人心叵测,莫谈国事

算了算了,我们再换个话题。 终于,陈毓明说话了。他很为难,大家随便说话,消磨时间,蔺为轩却从这里听出了阶级斗争的内容。他怕大家又要睡觉。便又引导大家说别的话。但是他的话音刚落,坐在蔺为轩身旁的张继信突然说了一句: 老蔺,你的这些话怎么叫人听着不舒服呢! 他的话声音很低,但因为房子里很静,大家都听到了。 蔺为轩怔了一下,因为从他进了病房,已经一个星期了,大家聊天的时候张继信从来不说话的。他问了一声:我的话怎么不受听? 张继信说,听你的说话,就像你是整风办公室的主任,就像你还当县长的口气。你不要忘了,你也是劳教分子,大家都一样的。你说别人的话是发泄不满情绪,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过分? …… 你既然这么革命,党性这么强,党为啥把你弄到夹边沟来了,为啥给你戴了个右倾反党分子的帽子? 蔺为轩的脸色变了,苍白且尴尬。他支吾着说,我是冤枉的,有人陷害我,打击报复……上级……不了解情况,我对党是忠诚的…… 冤枉?你觉得你冤枉了?这些人都没冤枉?都活该判刑,劳改?我看呀,要说冤枉,这些人都冤枉了,还就你冤枉的程度轻一些。人家好心给你肉吃,你把人家给告了!你呀,表面上革命得很,告这个揭发那个,实际讲,你是表现给领导看的,你想立功,想踩着别人的肩膀走出夹边沟去!我跟你说吧,你走不出去了,大家都走不出去了。 蔺为轩的脸色一会儿变白一会儿变黄,他结结巴巴说,你就发泄对党的不满吧…… 陈毓明觉得再说下去问题就会变得不可收拾,说不定招惹出什么祸端出来,他坚决地说,不准再吵了,不准再吵了…… 这天夜里一号病房没有死人。这是病房成立以来的第一次。

因为斗争,所以没有死人

0
《夹边沟记事》的全部笔记 27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