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学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古典时代的自然法
灰袍·却尘思
格劳修斯认为,与自然法相对的是“意定法”(volitional law)。意定法规则并不能根据明确的推理过程从那些永恒不变的规则中演绎获得,因为其唯一的渊源乃是人的意志。

大部分时候,我们提自然法(natural law)是同实在法(positive law)相对,这个比较明显,一个是有明确文本的法典,一个没有,但是从思想史更深刻一些的对立,自然法应该是同格劳修斯这里归纳的“意定法”(volitional law)相对,自然法(阿奎那传统)的核心是理性(reason),人类的理性察知判断万物的秩序和目的,得知其善和目的 之后的行动准则和方向,与人而言自然法的奠基在于人的灵魂的理性部分。意定法 的核心是意志(will),这种意志可能是合于自然法的灵魂理性,但大部分时候并不是。因此,不同的哲人和法学家对法的奠基核心分野就在此,奠基于理性(reason)还是奠基于意志(will)。

遵循法奠基于意志说的理论不在少数,尤其近现代的实定法传统(边沁-奥斯丁所开启),对法的定义公式是 主权者的命令,事实上真正的奠基还是主权者的意志,没有主权者的意志我们无法想象他如何做命令。

0
《法理学》的全部笔记 6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