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布斯堡王朝 8.0分
读书笔记 1848-1849革命
Phaedo

1848的自由主义革命并没有给哈布斯堡帝国带来多少制度上的变革,因为继位的约瑟夫一世废除了费迪南的承诺;然而农民的劳役制度是为数不多的进步。

从阿尔卑斯山的因斯布鲁克直到特兰西瓦尼亚的克卢日,从亚得里亚海畔的扎拉到波西米亚的布拉格,几乎帝国所有的领地都在寻找着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姓名。回溯看,比自由主义革命更令人困惑的,仍是当时的民族构建的宣传:素有传统的匈牙利独立斗争在城市中获得了自己的支持者,却又排除了几乎所有不持匈牙利语的人群;波西米亚的政治文化精英在德意志的统一中拒绝了地区性的从属,也拒绝了共同的波西米亚人身份,而转向了德意志-斯拉夫的语族二分法(而血统上无疑更多依赖于一种想象);德意志的民族主义者秉持着文化的优越感,有些轻浮地理解着波西米亚人对文化与民族的理解(而奥地利人则是对自身的德意志诸民族中特殊的一面有很深的情节);克罗地亚人既出于一种本地利益的考虑,拒绝了克罗地亚与达尔马提亚的合并,又反抗着匈牙利人的匈牙利语族民族主义(其中还有和塞尔维亚人复杂的关系);斯洛文尼亚人则在历史的区域划分与新的民族疆界中感受到情感的冲突。米兰与威尼提亚的北意大利人则为马志尼的民族统一梦想所撼动,此一激情却又为拉德斯基元帅的胜利所浇灭。斯洛伐克人,罗马尼亚人,巴纳特的德意志移民们,所有的人群都处在新旧土地的划分想象中把握着自己可能的身份。

对民族主义的解构,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对其阶级性的揭示:波兰农民对城市中的贵族及中产阶级的痛恨与无感,构成了1848民族之春的影子——一场城市的运动,一场文化精英的战争。

0
《哈布斯堡王朝》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