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8.8分
读书笔记 第75页
sheen
人只有在他握有意志的完全自由去完成自己的行为时,他才能对这些行为负完全的责任,对于不道德行为的一切强迫予以反抗,乃是道德的责任。然而这与从前的婚姻实践怎能契合呢?依照资产阶级的理解,婚姻是一种契约,是一种法权行为,而且是最重要的契约,因为它决定了两个人终身的肉体及精神命运。
婚姻是阶级的婚姻,在阶级限度以内承认当事者均有某种程度的选择自由。在纸上,在道德理论上以及在诗的描写上,再没有比不基于相互性爱及夫妻真正自由同意的任何婚姻都是不道德的那观念更兼顾确立的观念了。要之,恋爱结婚呢曾被宣布为人的权利,并且不只是男人的权利,而且在例外情况下,也是妇女的权利。
性爱就其本性讲既是排他的,——虽然这种排他性在今日只认为对妇女有效,——那么,基于性爱的婚姻,就其本性讲,应是个体婚的。巴苛芬认为由群婚转到个体婚这一进步主要应归功于妇女;只有由对偶婚进到一夫一妻制,才应归功于男子;在历史上,这一事实,事实上使妇女地位恶化,而便利男子的埠镇。所以,只要经济的顾虑——那种迫使妇女只好忍受男子的这种司空见惯的不贞的经济顾虑,如关于自己生活,尤其关于自己孩子将来的顾虑——一除去,那么由此而达到的妇女平权,依据从前的一切经验来判断,将大大地促进男子去过真正的一夫一妻生活,而不致促进妇女去过多夫的生活。

0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全部笔记 4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