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画像 8.0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妳妳妳妳妳

旅行的结束留给我悲伤的味道,如同小说的结束。

我更喜欢一个人的无聊而不是跟其他人一起无聊。

比起和凶恶的人在一起,和彬彬有礼的人在一起时更让我不自在。

一位女性朋友跟我说打四次呵欠等于睡上一刻钟,我常常去试,从没有感到这个建议的好处。

如果和别人一起旅行,我看到的风景就比独自旅行时少了一半。

我从未后悔独自旅行,但有时会后悔和别人一起旅行。

我喜欢旅行中的遇见:短暂而没有后续,它们有开始的兴奋,也有别离的哀伤。

我不愿意突然死去,但是想看着死亡慢慢到来。

现在让我感兴趣,胜于过去,但不如未来。

比起在时间里展开的艺术,我更喜欢让时间停止的艺术。

我有时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说的东西是无聊的,所以,就突然停止了说话。

不想改变东西不意味着我是保守的,我喜欢让东西自己去改变,无需人为。

我不回应令人不快的意见,但我不会忘记它们。

如果我带着自杀的愿望在阳台上弯腰探出身来,眩晕就会拯救我。

我不相信捷径,它让正常的路线成为问题。

我害怕在想做得更好时却做得更差。

在车上听音乐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法,所以也是缩短我生命长度的方法。

坏消息让我不高兴,却让我的妄想症欢欣。

我喜欢住在装满他人故事的房子里,也喜欢睡在没有特色的旅馆。

我离开了一个女人,因为不再爱她,而且和她在一起时我也不爱自己。

桌子周围的人数超过六个时,我就会迷失在对话的错综复杂中。

生活之于我,好像和童年的周日下午一样永无止境。

我有个朋友,她无聊时就穿衣化妆,像是要出门,可并不出门。

我不寻找新奇,但是寻找精确。

我增加小作品的量,而不是试图把它们合成一个大作品。

不论联系有多大,我都把那些吸引我的女人称为“女孩”。

我不认为事物以前是更好的,也不认为它们以后会更好。

说理不会说服我,但是让我放心。

高兴时,我害怕死去;不幸时,我害怕死不了。

我有各种聊天主题,除了我自己。

我认为游客不会看他们的旅行照片,如果看了,他们也想不到任何东西。

我有时闭着眼睛在电脑上写作,愉快地想到阅读时会发现的打字错误。

我对自己身体的无知要多于我对它的了解。

我没有读过柏拉图,但是我读过大量涉及他的文章,所以我有一种错觉,以为认识他,就像这些我拥有了很久却没有打开过的书本。

我不向任性的女人献殷勤。

我时间紧张时要比时间充裕时能做更多的事情。

我喜欢交流时不用语言和姿势,一下就感知到对方脑子里的内容,就像一张照片。

我有时对自己说,如果我说了谎,事情也许会更简单,而且不仅仅是对我如此。

快乐原则比现实原则更多地指引了我的生活,虽然我更经常地比照现实而非快乐。

如果回答不能让我感兴趣得记住他,我有时就会向一个人问好几次同样的问题,直到听到答案,我才记起已经提过问题了。

我希望人们在我的墓碑上刻下这句墓志铭:“一会儿见”。

我生活在持久的失败感中,可我尤其不会失败在着手的事情上。

我要花上时间认识到某些人让我厌烦,像这些有思想但讲述缓慢的人,说了大量无用的细节,我起初赞赏他们精准的记忆力,后来疲倦了,最后再也不能忍受等上十五分钟听故事的结尾,就自己讲了。

我努力成为自己的专家。

骑摩托时,在高速公路上,当络绎不绝的沥青路面在震动和疲劳中使人昏昏欲睡,时间不再重要,而无聊,它只是一种度量,消失了。

我写作不是为了给看我书的人以乐趣,但是如果他从中体会到了,我也不会不高兴。

我力图用一种语言写作,它不会被翻译也不会被时间的流逝所歪曲。

当一件神奇的事情令人惊讶地突然发生,我就力图复制出它出现时的环境,想让它再次显现,但这是在混淆偶然的事实和它的恩赐。

在公共场所和某个忙于其他事情的人道别时,我总是不考虑选择一个合适的时刻,有时,这个人没听到,我就重新开始,还希望周围没人注意到自己。

我惊叹于能抬起胳膊却不清楚大脑是如何传达指令的命的。

我还是更喜欢糟糕的模仿演员,他们认为自己是在模仿名人,但只是在模仿其他模仿演员。

我不能融入到一个已经互相认识的朋友圈里,我会总是滞后,我喜欢大家一起成为朋友的圈子。

我会好奇去看喜剧演员表演的悲剧电影。

人群中,我比独自一人时更孤独。

我更喜欢拍普通人,在他们身上,生命的标记更为隐蔽。

我对一个作者了解得更多,就越不将其神化。

我知道直到哪里自己都能被看见,但是不知道直到哪里自己都能被听见。

我在想,那些我不记得的梦去了哪里。

我相信在生命之后还有一个生命,但是死亡之后没有另一个死亡。

我不问别人是否爱我。

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也许已经过去了。

0
《自画像》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