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8.9分
读书笔记 第68页
天天天蓝

好比从太阳直接的阳光之下走到月光间接的反光之下一样,我们现在就从直观的,当下即是的,自为代表的,自为保证的表象转向反省思维,转向理性的抽象的、推理的概念。概念只从直观认识,只在同直观认识的关系中有其全部内容。只要我们一直是纯直观地行事,也无怀疑,也无缪误;人们不会再有所求,也不能再有所求;人们在直观中已心安理得,在当下已经有了满足。直观是自身具足的,所以凡纯粹由直观产生的,忠于直观的事物,如真正的艺术品,就绝不能错,也不能为任何时代所推翻,因为它并不代表一种意见,而只提供事情本身。可是随同抽象的认识,随同理性,在理论上就出现了怀疑和缪误,在实践上就出现了顾虑和懊悔。在直观表象中,假象可以在当下的瞬间歪曲事实;在抽象的表象中,缪误可以支配几十个世纪,可以把它坚实如铁的枷锁套上整个民族,可以窒息人类最高贵的冲动;而由于它的奴隶们,被它蒙蔽的人们,甚至还可给那些蒙蔽不了的人们带上了镣铐。

0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的全部笔记 13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