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人无法(八大石涛书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精)/中国书画家论丛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1
smile

山水花鸟册中有几开花鸟,均极细致传神。如雏鸡页,它那毛绒绒的羽毛,前倾的身姿和胆怯的神情,好像刚从蛋壳里出来,面对陌生的世界,正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走。尤其在圆圆的眼睛旁,加了三道放射性弧线,更使目光充满狐疑、惊恐和迷茫。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关于笔墨意境,董其昌最为重视,他认为:作书须提得笔起。自为起,自为结,不可信笔……吾所云,须悬腕,须正锋者,皆为破信笔之病也。

作书最要泯没棱痕,不使笔笔在纸素,成板刻样。东坡诗论书法云:天真烂漫是吾师,此一句丹髓也。

今人看古贴,皆穿牛皮之喻也。古人神气淋漓翰墨间,妙处在随意所如,自成体势,故为作者。字如运算元,便不是书,谓说定法也。

临帖如骤遇异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头面,而当观其举止、笑语、精神流露处。庄子所谓目击而道存者也。

书道只在巧妙二字,拙则直率而无化境矣。

董其昌崇尚晋唐人的书法,并认为杨凝式、米芾等人悟得晋人之法,而赵孟俯、文徽明等人未得晋人书法之真谛。他说,古人作书必不正局,盖以奇为正。此赵吴兴(赵孟俯)所以不入晋唐门室也。兰亭非不正,其纵宕用笔处,无迹可寻。其形模相似,转去转远。

0
《至人无法(八大石涛书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精)/中国书画家论丛》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