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意识与帝王意志 7.9分
读书笔记 中国人的夷夏之辨与西方人的“夷夏之辨”
辻 · 恪
每一次民族战争的失败,都在以暴力重击和打碎中国人的夷夏之辨,但每次民族战争失败之后,中国人的夷夏之辨又在愤怒和愤痛里被重新黏合起来。于是六十年岁月,便成了夷夏之辨不断被打碎又不断被黏合的历史。

在后来意义上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还没有编织出来之前,当日的中国能够用来动员多数和聚合人心以支撑民族心理防线的,依然是古老的夷夏之辨和始终是古老的夷夏之辨。这个过程要的不是知识而是感召,但同时恰恰是夷夏之辨这种充斥着懵懂、虚骄和自大的东西支撑着十九世纪的中国人在西潮持续的冲击下久处困境而以理抗势,六十年间精神上人犹存一副骨架,没有出现整体性的“奉洋若神”和自轻自贱。

作者的这个观点让我耳目一新,原本认为夷夏之辨的思想随着民族战争的一次次的发生,不断发生着分崩和离析。但却忽略了关键了一点,长时间占据着古代中国人思想主旋律的夷夏之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分崩离析,即使被击碎,也极有可能会被重新拾起拼凑,这不仅仅是中国人不忍直视自己远逊于当时西方人的内心写照和支撑人心架构的缺失,更是作者所总结的所谓的历史的惯性。另外,作者对夷夏之辨对19世纪中国人的积极影响也让我有豁然开朗的感觉,感到精辟,但也对于作者将积极影响的论述是否过于美化存在疑虑,是否是一种精神麻痹?孰优孰劣?

0
《历史意识与帝王意志》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