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与记忆 8.9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谁敢用眼睛直视美,谁就被托付给死神。——德国19世纪诗人普拉腾

那难以置信的蓝天下栗树的白色烛形花,真美。

那边:栗树的那边才是世界。夜里风驾着云车从那边来,不知这里谁起身……风要把他带过栗树林:我这里有水龙骨,有红色毛地黄!栗树的那边才是世界……

多少个夜晚我听见那风又回过头来:我这里燃烧着远方,你那儿太窄迫。

你定会穿过矿道而来——你来了。在种子的意义里,海使你发出星光,在心底,永远。命名总有一个终结,我把命运投在你身上。

满手时间:他们驾船到你这儿来把它装载,运去欲望市场出售。你从深渊朝我微笑,我在还是那么轻的贝壳里对你哭泣。我哭诉:你的头发不是褐色的,他们给你海水,你给他们鬈发。你低声说:他们这就拿我去填充世界,我始终是你心中一条凹陷的小路!你说:把年年岁岁的叶子掖在身边是时候了,来亲亲我!岁月的叶子是褐色的,你的头发不是。

从前的月亮更圆啊。

风景:高高的白杨树——大地的人类!你们这些幸福的黑池塘——将它投照于死亡!我看见你了,姐姐,站在那光芒之中。

0
《罂粟与记忆》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