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与矛盾性 8.2分
读书笔记 第87页
非飞的树

“支付性分离的这两种方式很容易保护不熟悉者的不熟悉性,以及他们日常不相关性。他们还保护着自己那片领土上无虑的家园感”

“传播的单向性,将不熟悉者成为单独幽闭状态。新发明的“主题”购物街,以及被硬塞在同一屋檐下的加勒比村”

单向性意味着很多人没得选择,连拒绝的可能性都很少,只能接受,成为某个一体化的一员。我们看到的很多独特性的民风民俗,在某个大团体下,出售消费着自己,为了增加利益,保持自我独立是必要的,这意味着要远离主流。

“异乡人并不是站错了位,从绝对意义上说,是无家可归,因而可以成为大屠杀的首谈对象”

敌人比异乡人有力量。异乡人是分散的,没身份的,弱小的非己者,因为借助他地,总是低人一等的,所以可以被任意贬低踢开,甚至连对付他们的手段都不需要。杀死他们如杀死一个蝼蚁,没人会复仇,也不会有损失。敌人则不然,他们有组织,有力量,有后盾,需谨慎,杀死他们可能被残忍报复,对自己产生损失。一个人不会关注一个人本身,而是会关注这个人的身份,以此衡量对自己的有用性以及价值。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有时候宁愿欺负蔑视本国的弱者,利益不相关者,而不敢得罪外国人。

如果非要有人见证自己的幸福,恭维自己的身份,往往是异乡人,因为他们住的近,伤害时的快感能得到及时的反馈。相反,敌人离的远,平常日子里,反而成为可有可无的。规矩是为生活在自家屋檐下的异乡者设置的。

最怕的就是拿偶然性的记录符号来看一个人,并且一生。不依不饶,直至对方真成那样子的符号。

“污名对文化的改造能力规定了极限。外表的记号可以被伪装起来,但却不能根除”

谁主宰着游戏,参与者就会以主宰者为偶像,忘记了自己是被操控的一员。当他终于接近偶像时,主宰者却因为相似性有了威胁,便把参与者归为造反的异类,打入地狱。

正因为有某种记号,并承认了这种记号,才想要把它擦除。但矛盾点是,这个记号来自制造者的偏见,本身是错误的,难道还要他们承认一个错误,再将它改正。那么,这不就是矛盾的?承认,改正,一个圈子,制造者产生多少偏见,他们就要改正多少,那么他们岂不是被制造者牵着鼻子?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问题。

这种制造者最可怕,明明是他产生了许多“名词”与“恐慌”,明明他是凶手,但却频频将手指向他人,激起怒火。民众却相信这些名词与所带来的工具,是他人的本身特质,并攻击残杀。

0
《现代性与矛盾性》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