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年的8760小时 6.6分
读书笔记 0
仓廪一间

【《你一年的8760小时》摘录 by 仓廪一间】

从前在开罗有一个人,他在自家花园里的一棵无花果树下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人来拜访他,这个人浑身湿透,从嘴里拿出一枚金币,对他说:“你的财富在伊斯法罕,你去拿吧。”这个人果然按照梦境的指引,踏上了前往伊斯法罕的道路。晚上,他宿在一个清真寺里,碰上当地巡逻队队长率领官兵来捉拿盗匪,结果盗匪没捉到,却将这个从开罗来的冒失的年轻人捉去审问。巡逻队长问他为什么要到伊斯法罕来,他就向队长讲述了那个梦。队长听了哈哈大笑,笑得把嘴里的臼齿都露了出来。队长说,你太傻了。我一连三天都梦见开罗的一座房子,庭院里有一个花园,花园里有一座日晷、一棵无花果树、一个喷泉。无花果树下面埋着大笔的财宝,但我是不会去理会这些荒诞的梦的。从开罗来的年轻人吃惊地发现,队长梦中的那个庭院正是自己在开罗的家,于是他就回了家,从自家花园的无花果树下挖出了一大笔财宝。

这是作家格非经常提到的一个故事。他认为,我们只有在与他人的参照中,才能发现我们自己,才会知道,自己拥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正是这些特别之处构成了我们自身的财富。就像一个女性,只有在碰到第一个男性时,才真正知道自己是女性。

人生就像吃自助餐,如果一开始狂吃面包把胃填满,那后来的海鲜、生鱼片也就无法品尝了。

如果你爱某样东西,就不要让它成为你日后后悔的理由,爱之必以其道。我确实热爱游戏,但正是因为这份爱,我不能让它成为自己生命中遗憾的来源。

精听是个很好的方法,但需要强大的毅力。一般来说,10分钟的剧情做精听训练就需要60分钟的时间,如果语速比较快的话,不夸张地说,60分钟可能都不够。我的建议是,每两天做一次一个小时的精听,不用做太久。

我曾经对自己的时间分配做过统计,2014年的365天,8760小时里,我毫无意义地浪费了775小时,约等于32.292天。相当于一个月的时间我都浪费在刷微博刷朋友圈这些百无聊赖的事上,这些时间都够我去南极旅行一次了。

因此,有段子写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卸其QQ,删其微信,封其微博;收其电脑,夺其手机,摔其iPad;断其Wi-Fi,剪其网线,使其百无聊赖。然后静坐、喝茶、思过、锻炼、读书、弹琴、练字、明智、开悟、精进,而后必成大器也。”

魏晋名士殷浩曾经说,原来努力奋斗觉得是在“与世周旋”,后来才发现,人生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与我周旋”。

亚马孙雨林里迷路的第一生存法则就是:尽量待在原地,不要乱跑。

1987年,美国著名小说家雷蒙德·卡佛被诊断为肺癌。在最后的诗作《最后的断片》中,他写道:

这一生你得到了

你想要的吗,即使这样?

我得到了。

那你想要什么?

叫我自己亲爱的,感觉自己

在这世上被爱。

这首诗刻在卡佛的墓碑上,也是电影《鸟人》的开篇。

无论模拟练习,还是上课讲课,我开始有意录制自己演讲的视频。回到家,再反复观看这些视频。一开始,看到视频中的自己会很不习惯,而且会发现很多之前自以为表现良好的地方实际却并非如此。像大多没有受过播音、形体方面专业训练的人一样,讲到激动处,我会使劲挥舞手臂,幅度大到在镜头上看不到我的脸,只看到一只手挥来挥去,身子也随之摇晃,没有力量;我还会经常重复“这就是说,也就是说”等口头禅,英语中就是“so……so……that……that……”;对于熟悉的内容,我会习惯性讲得很快,节奏感不强。而最要命的是没有镜头感,无法让听众感觉到我在注视着他们,在关心他们的反馈。

我把这些需要改进的问题用本子

有一天,当我又一次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模拟演讲时,一位同事走进来,看了一会儿说:“你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了吗?如果没有,这样讲一万遍也没有用。”

在他的建议下,我采用了“刻意练习”的方法。“刻意练习”是佛罗里达大学心理学家K. Anders Ericsson提出的一套练习方法,方法的秘诀在于重复与反馈。

首先,练习者需要建立对正确方法的认识和熟悉。以演讲来说,必须真正去了解什么是好的演讲,而要想达到这一点,仅靠抽象的书籍是不够的。因此,我找来了几乎所有名家的演讲视频,反复观看、揣摩其中的精妙之处。有机会我还会去现场听一些名人的演讲,现场感受那种万人欢呼、掌声雷动的氛围。

接下来,我进行了练习—反馈—练习的循环训练。刻意练习,是以错误为中心的练习,练习者必须建立起对错误的极度敏感,一旦发现自己错了会感到非常不舒服,一直练习到改正为止

在我床头的书桌上,刻着一行英文:If you cannot do,teach.(如果你自己做不到的话,就教别人去做吧。)

0
《你一年的8760小时》的全部笔记 13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