摹仿论 9.5分
读书笔记 第十章
Brightcold
头几个世纪的社会理想观念已经失去力量和声誉,因为种种事件是那么固执地与它们相背离,而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可能与它们协调一致的新发展已显露端倪;对于新出现的那些政治经济生活方式,人们没有能力解释并将其归类;大众化沉醉的潮流,更富激情和更加真实的神秘受难剧,日益蜕变为迷信和物神崇拜的虔敬,都麻痹了从理论上解释现实尘世生活的意志:总之,在中世纪最后几个世纪里,呈现出一种构造——理论思维上的困乏和无果状态,特别是在现实生活的秩序,因而在基督教人类学的“造物”方面,即把生活归为受难和暂时性,便清晰而毫不示弱地显露出来。这种关于人的纯造物图像与古典——人文主义关于人的图像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其特征就在于,得到十二分敬重的只是一个人所穿的社会等级外衣,一旦脱去这件外衣,对他本人则毫无尊重可言;这件外衣下所遮掩的无非是一个衰老和疾病损之、死亡和腐烂毁之的肉体。这是——如果愿意这样称之的话——一种人人平等的过激理论,但不是积极的政治意义上的,而是直接涉及每一个人对其生活的贬低:无论他做什么都没有用处;即使他的本能促使他有所作为,促使他牢牢抓住城市的生活,也没有任何价值和尊严。所有的人并不是相互平等的,他们在尘世生活中就是不平等的;他们在死亡面前是平等的,在造物的没落面前是平等的,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虽然那时从这种平等论中也零星得出了各种(在英国甚至是非常有力的)政治经济结论,然而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还是:从人的造物特性上只能看出,所有的尘世努力都是徒劳的。对于阿尔卑斯山以北那些国家的许多人来说,他们本身以及他们所有事业的必然没落这一意识是一种麻醉剂,它阻碍了以实际规划尘世生活为目的的思想的形成;一个为此世的未来而进行的活动在他们看来没有价值,没有尊严,纯粹是本能和激情的游戏。

0
《摹仿论》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