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爱不完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网上电子版少了一部分 补在这里
leedouban

几个月前在网上看了这本书的文字版,最近买到了原版书,明显发现开头跟网上看的不一样。电子版文字版的,第一章“泰亨村的小克星” 是直接就从:“「从前」对小小年纪的我来说......”这句开始的,其实在这段之前,第一章的开头少了一大段,补在下面了:

第一章“泰亨村的小克星”

九月的台湾,热得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熔掉你。从“台北市立运动场”走出来,人群即如水银般泻至我前面。李华、大德各自一个箭步挡在我面前,设法给我开路,可是情况并没有改善,人群继续涌上来。不知踏到谁的脚,我踉跄向后跌。四周即时起哄。犹幸余佬在一旁扶了一把,我才站稳脚。

“刘德华,你什么时候再来?” “刘德华,你累不累?”我十根手指头都给塞满了签名笔,还有一大堆的鲜花和礼物包。我们一步步迈前,总算挤到车上去,但人群仍然围在四周,车子根本无法开动。我望着这蜂拥的人头,突然感到震撼。而且感动。每次来台湾,他们都给我许多许多。我一生都载不完。我搓搓脸,无法平静情绪。

回到酒店,一张张激动的脸仍在眼前浮动。我扭开莲蓬头,一头栽进热水中,半晌才抬起头来。我吁一口气。巡迴演唱会结束了,完全说不上是高兴或是失落。只知道从闹纷纷的舞台上一下子回到了宁静的房间裡,我有点适应不来。

我披上浴袍,走至小厅,扭开电视机。画面上正播着一些外国音乐录音带。是一个黑人女歌手,黑得发亮的皮肤,修长的身影配合强劲的节拍扭动。我不禁随著拍子轻轻吹起口哨来。我喜欢漂亮的黑种女人,无法解释的原因。也许是因为她们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似洞悉世情而又漠不关心吧。管它呢,喜欢就是。

我倒了一杯橙子汁,跌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我打了个呵欠,把画面转去别台。这边播的是一出不知名的电视剧,人影幢幢。我索性躺在沙发上,把椅垫枕在头下,翻来翻去间,我又打了个呵欠。电视剧里头有一个小孩扯着一个老人嚷:“爷爷,爷爷,我肚子饿了!”那爷爷笑一笑,从身后抽出了一个油纸袋,道:“给你的,那去吃,不要再发脾气。”小孩打开纸袋,拿出里面的油鸡腿,开心的吃,满手满脸沾满肥油,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不禁笑了笑。

怎么这一幕似曾相识?我想起我的爷爷。我也有一个疼爱我的爷爷,他也老爱买“鸡腿”给我吃,但此“鸡腿”不同彼“鸡腿”——我爷爷买的是鸡脚,可是一直恶作剧地骗我说:这是鸡腿。我一直给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冬节。夜里阖家围炉,饭枱上放了一盘鸡。我一坐下,就吵着要吃鸡腿,然后夹了一块自以为是鸡腿的“鸡腿”放在碗裡。正要起箸,面前的人无不笑得掩嘴。原来我一直在闹笑话。

我的姐妹们笑我笨蛋;爷爷更替我起了个浑名:懵头!“懵头”,多难听的名字!还给连续叫了好些年,一天到晚“懵头”、“懵头”地叫,面子都不晓得放到哪里去好?!那时候给气得两腮胀鼓鼓,现在想起来倒也不乏温馨。

这些年来,我根本没时间去想过去,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件又一件的工作和计划未来,可以闲下来作梦的时间几乎是等于零。我揉揉眼皮,突然间困得睁不开眼睛。我把椅垫翻了翻,又把头枕下去。眼皮逐渐重起来。时光仿佛回到了老远老远。我坐在爷爷身旁,听他说故事。

那年我四岁,赤脚,平头装,爱通山跑。每天太阳下山,我就带着满身泥回家。爷爷总会在门前的小庭园等我,替我准备好一盘清水擦身,把我擦得干干净净才放我仅家门,他说:“免得母亲看到你这身脏样发脾气!”

爷爷有十多个孙儿,但他最疼我,最爱跟我说当年。我知道这完全因为我的乖巧,懂得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表情,或惊叹,或羡慕,或忧戚。嘿,三岁定八十,错不了,原来演戏天分从小就孕育了。

爷爷讲故事总爱这样开头:“从前我们大埔寨亨村……” “从前你父亲……” “从前香港政府……”

————————

到此,补充部分完,下面才开始接网上电子版里有的“「从前」对小小年纪的我来说......”

至于网上电子版文字版全文其他地方有没有缺失,这个我就没看了。

附:由于实体书是竖版繁体排版,所以上面我重新补出来的这段是我自己分段的,特此说明下。

0
《浓情爱不完》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