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命论者雅克和他的主人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木澍的陶罐

他们是怎么碰见的?象所有人一样,是萍水相逢. 他们叫什么名字?这关你什么事?他们是从哪来的?从最近的地方来. 到什么地方去?难道我们知道我们去什么地方吗?他们讲过些什么话?主人什么都没有讲;而雅克说,他的连长讲过,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遭遇的一切幸和不幸的事情都是天上写好了的. p1 因为不知道天上是怎么写的,所以我们不能知道我们所要的或者所做的事情,我们或是遵照我们称为理智的幻想做事,或者就是遵照理智做事,而这种理智,常常只是一种危险的幻想罢了,有时候转得好,有时候转得快. P10 雅克:我的连长认为谨慎是一种假设,根据这种假设,经验可以允许我们把周围的环境作为发生某一些我们所希望的或者恐惧的结果的原因. P12 我们脑子里想出来的和天上记录簿里确定了的是很不同的两种估计. 是我们在左右命运呢,还是命运在左右我们呢?不知有多少经过深思熟虑定出来的计划落了空了,将来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同样的要落空!不知多少莫名其妙的计划成功了,将来也还不知有多少同样的要成功!P12 我并不在写小说,这是很显然的,因为我把小说家不肯放过的材料忽略了.有人可能把我所写的东西当作事实,也有人可能把它当作是虚构的,但是前者的错误可能比后者少些. P13 当我听到屋主人埋怨他妻子的这种叫喊,“她在门口干什么”的时候,我记起了莫里哀的阿巴贡, 他说他的儿子,“他干什么要跑到那只船上去呢?”我就想到问题不仅仅在于要真实,而且还要有趣,人家永远喜欢用这句话:“他干什么要跑到那只船上去呢?”原因就在此,至于我乡下人的那句话:“她在门口干什么?”那是不会成为成语的. P16 我们都相信自己在支配命运,但事实上总是命运在支配着我们. 命运在雅克看来,凡是和他接触的或者接近的都是:他的马、他的主人、一个修士、一只狗、一个女人、一匹骡子、一只乌鸦. P31 雅克随着他的主人,像您随着您的主人一样;他的主人也随着他的主人,像雅克随着他一样.“但是谁是雅克的主人的主人呢——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会缺少主人吗?雅克的主人的主人很多很多,象您一样.但是在雅克的主人的这许多主人中,一定是没有一个好的,因为他隔一天就要更换.——他是人.——象您一样富于情感的人,读者;象您一样好奇的人,读者;象您一样罗苏的人,读者;象您一样好问的人,读者. P49 两个有血有肉的人是在一块正在化为尘埃的岩石的脚下发下第一个誓愿的;他们引用没有一刻是相同的苍天来证明他们的忠贞不易;在他们的身上,在他们的周围,一切都在消逝,而他们却以为他们的心灵是可以免于变幻的.哦,孩子!终将是孩子!… p114 雅克:当大家都知道了您的一切命令不经雅克的同意是没有用的时候,在您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结合得这样牢固——提起其中一个必须连带到另一个名字,所有的人都在说雅克和他的主人——之后,您竟一时高兴要把它们拆开了!不,先生,这是不可能的.天上写好了的,只要雅克活着,只要他的主人活着,甚至于在他们俩都死了之后,人们还是要说雅克和他的主人的.p171 雅克:…但愿我们日后的生活能用来创造一句格言. 主人:什么格言? 雅克:雅克领导他的主人.这句成语首先就将用到我们俩身上;但是也将被重复地用到千百个别的比您我都强的人身上. ……您,名义上您是我的主人,而实际上,我是您的主人. p176 他说:“要是没有自由,要是我们的命运是天上写好了的话,这还能是什么别的东西么?”他以为一个人是必定向荣誉或者耻辱前进的,正象一个球(假使它是有意识的)要滚下山坡去一样.他以为要是一个人自从出生之初,一直到他吐出最后一口气为止,所有组成他的一生的因果连锁关系,我们都知道了的话,我们依旧会承认,他只是做了他必须做的事情。我曾经很多次提出相反的说法,但是没有一点儿效果.说实在的,怎样去反驳对您这样的人:“不管组成我的元素的总数是多少,我是单一的;而,一个因只能有一个果;所以我的一生只是一连串必然的果.” p180-181 你尽可以象卸了鞍子的驴子似的交媾,不过请您允许我说交媾.我让您有行动权,您得让我有发言权.您肆无忌惮地说出杀害、偷盗、背叛,而对另外那个字眼,您却只敢在牙齿缝里嘟囔!是不是您越不把这些所谓污秽的东西用言语表达出来,在您的思想里就是越多呢?而这样自然,这样必要,这样正当的性行为到底对您有甚么忌惮,使您在谈话中矢口不提,使您以为提了以后,您的嘴,您的眼睛和您的耳朵就会被玷污?要是那些用得最少,写得最少,也是最不常讲的话,成了大家最知道,最了解的话,这是好的.而事实上已是这样.因此同人睡觉这个字就不比面包这个字显得陌生;任何时代都不会不知道它,任何方言里面都不会没有它.在各种语言里,它有上千个同义词,它渗入在每一种语言里而并不显示出来,它没有声音,也没有形象,而最要用到它的人也总是最不肯提到它的人.…有这么一句话:“对我们,篇章虽是淫靡的,但我们的生活却是无可指摘的.” p227 主人:你走到讲故事的人的前面去了,他期望看到你的惊异,但是你剥夺了他的这种快乐;你很不合时宜地炫耀了你的预见能力,猜到了他要同你讲的话,他就只好把嘴巴封起,因此我不开口了. p250 主人:一天,谭格郎…… 雅克:我走马看花般的浏览书里的象片. 主人:一天,谭格郎…… 雅克:请原谅,主人,机器已经发动,就必须开到底. 主人:开到底吗? 雅克:开到底。 主人:一天,谭格郎宴请漂亮的寡妇和附近的几个绅士。……(讲下去) p266 我的连长说过:“造了一个因,就会有一个果;从一个微弱的因,就会产生一个微弱的果;从一个暂时的因,就会产生一个断断续续的果;从一个受阻碍的因,就会产生一个削弱了的果;从一个中止的因,就不会产生任何的果. ” p272

0
《定命论者雅克和他的主人》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