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 8.6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木澍

浮士德 靡菲斯特: 他只是发酵着驰骛远方, 他一半也自知他的诞妄; 他在景仰着上界的明星, 又想穷极着下界的欢狂, 无论是在人间或在天上, 没一样可满足他的心肠. 天帝: 人们的精神总是易于弛靡, 动辄贪爱着绝对的安静; 我因此才造出恶魔, 以激发人们的努力为能. 浮士德: 假使不是你心所欲言, 假使不是迸自你灵魂深处, 以原人的快感震撼听者心胸, 你不能倾服别人的肺腑: 你只永远坐下!动用浆糊, 从他人的剩盏残羹调成肉脯, 收集你闭火壶中的枯炭, 升起一点点可怜的火炉! 假使你要找个人来照顾,会有赞赏的孺子和猿狙—— 总之你不能使人心心相印, 假如你不曾表示你的寸心. 瓦格讷: 啊!技术千秋,人生朝露 批评的努力使我头眩心苦, 穷源溯流的宝筏探之实难! 功业未就时,可怜只庸死半途. 浮士德: 羊皮古书并不是止渴的甘露, 岂能饱饮满腹便把焦渴消除? 没有涓滴迸出你自己的灵魂, 你是永远地昏沉,得不到清醒. 靡非斯特: 你的步武假如要走去人生,我立地做你的下属唯唯听命. 我做你的同伴,做你的幕僚, 只要你喜欢,就做奴才也好. 靡菲斯特: 在今生绝对服从你的命令, 你可颐指气使一点也不停; 但我们假使是到了来生, 那你就要成为我的佣人. 浮士德: 我丝毫也不顾虑到什么来生; 你总得先把这个世界打破, 那才可以产生出另外一个 浮士德: 我假如会要死懒地瘫在床上, 那我的一生便已经真正下场! 你能够谄媚着把我引诱, 诱引我生出满足的念头, 你能够用享乐来把我欺骗, 我的一生便已真正罢休! 我来打赌罢! 靡菲斯特: 好的! 浮士德: 没讲人情! 你尽可以把我枷锁,我算绝命, 我假如有得那样的一刹那, 我对它说: 你真美啊,停留一下! 那时候我的丧钟便算注销, 那时候时钟停止,指针落掉, 那时候我的寿命便算完了! 浮士德: 伟大的神明已经把我轻视, 自然在我的面前已经关门. 思想的线索而今业已寸断, 一切的学问久已使我恶心. 让我在那感官世界的深处 疗慰我这燃烧着的一片热情! 在那颠扑不破的魔术被覆之中, 我希望有奇妙的光景已经预定! 我要跳身进时代的奔波, 我要跳身进事变的车轮! 苦痛,欢乐,失败,成功,我都不问;男儿的事业原本要昼夜不停. 靡菲斯特: 神明把自己坐在永恒的光中, 把我们恶魔放在暗窖, 你们人呢,是一明一暗的相交. 靡菲斯特: 那是命运给了他一种精神, 无条件地只是往前猛进, 过于匆促的精神努力 跳过了这地上的欢欣. 我要引他去经历些生活的粗暴, 经历那毫无意味的胡闹, 他会呆愕,粘执,心焦, 在他不知足的贪婪的唇边, 不能到口的饮食老是晃摇; 他一定要苦口地哀求解渴, 就算不至委身于恶魔, 他也只好完掉! 浮士德: 我可不愿在僵硬中寻求幸运, 战栗是人性中最好的部分; 世俗间把战栗虽当做可憎, 有了它,会彻悟到非常的事情. 靡菲斯特: 要有时间来学习,实在是要紧, 据我看来,你已经准备教人. 已经经过了许多岁月和日辰, 论经验大约是丰富到了十分. 学士: 什么经验!泡沫和云烟! 和性灵比较,相差太远. 承认吧!凡前人所直到的一点, 根本就无须乎知道,不值一钱. 学士: 在我们占领了半个世界的时候, 你们究竟做了什么?真是出丑! 你们在打瞌睡,冥想,做梦,考究, 一个又一个设计着蜃气楼. … 一个人假如过了三十岁, 那就等于是冢中的腐朽. 靡菲斯特: 你们听着我的话都很冷淡, 好孩子,我的度量放得很宽; 要知道:恶魔原是老前辈, 要懂得他,总要老了才对. 因为要盛新酒,那只好把旧瓶倒干. 灰色四女妖:匮乏,忧愁,过犯,患难 浮士德: 我只匆匆地把世界跑了一遭, 凡是快乐的我都抓着它的头毛, 不能满意的,我就把它丢掉, 从我手脱手的,只是求其实现, 这之后又再贪图,用尽威权, 使我的生涯如像风暴一般; 起初是规模宏大而又蛮干; 如今已渐多考虑不走极端. 死灵们: 当我年青时,求生亦求爱, 今日试回思,甘味尚萦回. 靡菲斯特: 没有快乐,能使他餍沃, 没有幸福,能使他满足, 他向着变换的物象只顾追逐; 连最后的空虚不吉的瞬间, 这可怜的人也想将它把捉. 他顽强地向我反抗, 时间占了胜利,老人死在地上. 时钟已经停止—— 靡菲斯特: 肉体睡着,精神却想逃跑

0
《浮士德》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