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8.6分
读书笔记 无论何时想起来都满心柔软的故事
蘭舟
如果照安代所說,那裡已經成為國道的路基,信是絕對寄不到的。這應該是一封哪兒都寄不到的信──正因為無法投遞才有意義。因為,這封信是寫給已經不在人世的他的。

「學生時代真好,可以隨心所欲地創作自己喜歡的作品。」
博子知道他在學生時代,有學生時代必須應付的功課;也抱怨過除非成為專業創作者,不然做不出真正滿意的作品。

「藤井樹小姐!」
「是!」   
在我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的腦子哩,有人和我一起應了一聲「是」。
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在我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個少年的身影,那個身穿學生制服的少年正用一種凜然的目光注視著我。

「他說對我是一見鍾情。」
「是啊,他是這麼說過。」
「但一見鍾情也有一見鍾情的理由吧。」

那時我已經徹底地自暴自棄,覺得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只想不顧一切地大哭一場。當時,學校中有個「哭者是贏家」的不成文規定。不管怎樣,只要哭了,惹你哭的人就是壞人。從小學開始就是這樣。不過,男生會擔心被貼上「愛哭鬼」的標籤,但女生不管怎樣,只要哭就贏了。

他是一個經常眺望遠方的人。
那雙眼睛總是清澈的,那是我至今所見過最漂亮的眼睛。

他喜歡登山和繪畫,不是在畫畫,就是在登山。
我想,他現在可能也在某個地方登山或是畫畫吧!

想著鈴美愛戀著秋葉,秋葉愛戀著博子,博子愛戀著藤井樹,藤井樹愛戀過去同名同姓的女孩,而那個女孩現在則回想著過去那個同名同姓的男孩。
愛戀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
不知為何有了這種感覺。然而,她又覺得獨自懷抱著不幸心情的自己,像失去生存意義般地悲慘。

「這首歌是那傢伙臨終前唱的歌,當時他跌落懸崖看不見人影,唯一聽得到的就是這首歌。」
博子說不出話來,不禁看著秋葉。
「為什麼人生的最後一刻偏偏唱松田聖子的歌呢?那傢伙不是很討厭松田聖子嗎?」
秋葉苦笑地說著。
「真是個怪人!」
「是啊!」

「那棵樹是在你出生時種的,所以給妳們兩個取了同樣的名字。就是你和那棵樹。」
「……什麼?」
「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這件事沒人知道,這種事就是沒人知道才別具意義。」

說著,把一本書遞到我眼前。那是馬塞爾‧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就是他那時所留下的那本書。
學生們對著目瞪口呆的我喊著:「裡面。裡面的借書卡!」我照著他們所說,看了看裡面的借書卡,上面有藤井樹的簽名。可是學生們依舊嚷著:「背面,背面!」
我不明就裡,毫無防備地把那張借書卡翻了過來。
我說不出話來。
那是中學時代的我的畫像。
回過神來,發現他們正津津有味地偷看我的表情。
我一邊故作鎮定,一邊想把卡片放進口袋裡。但不巧的是,這件我喜歡的背心裙上竟然沒有任何口袋。

我想說,那就是我所幻想的未來。
從現在開始延續下去的未來,以及延續至今的過去。
像初中和高中時代那樣的日子,並不只是留存在記憶裡,璀璨地發著光,而是影響到了現在的自己,可能此生都會延續。
我還想,未來也是從現在開始一直延續下去的。
過去就讓它成為過去,明天是全新的一天───我覺得說這種話的人恐怕沒有過去。我想以一種平和的心態來接納事實。

0
《情书》的全部笔记 10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