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 9.2分
读书笔记 全本
ヘリ
一个人死了,别人就把他端上饭桌喂子孙后代。打个比方,就是把他收拾整齐送上亲爱的后代的饭桌,让他们胸前系着餐巾,手上拿起刀、叉割死者的肉吃。
你知道,死人有个毛病,就是凉得太慢,他们太烫,所以就给他们浇上纪念的汤汁——最好的胶质,把他们变成肉冻。
可是死了的伟人体积太大,所以得把他们切开。打比方说,鼻子另装一盘,或者舌头另装一盘。这样,需要的胶质就不必那么多了。这样,昨天的大师就成了亨制的舌头冻。小菜是一叠蹄子。是他惯骑的马的蹄子。

若想保住某件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它。爱得太过的东西容易毁灭,要冷眼对待一切,特别是你心爱的事物。那样,它们生存的机会反而多一些。
这大概是我们生活中最大的秘密之一。老人们不懂这个秘密,因此他们失去了一切,我但愿年轻人能幸运一些。

所以,这是一部二幕悲剧,带序幕和尾声,正如我们看到的,历史在重演。一个人在一生中能看到同一出闹剧重复两次、三次,如果你运气好,能够在我们这个多事的时代活上六十多年,跳过几个可怕的障碍物的话,你还能看到第四次。
每一次跳跃都要你使尽最后一份力气,都使你认为这是你最后一次跳跃了。但是结束还是生命还没有完,你可以休息一下,放松一下。接着,他们让你把这出老闹剧再看一次。你不再觉得它滑稽了。但是你周围的人在笑,这种粗俗的表演,年轻人第一次看到。向他们解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懂。你想在看客里找些和你同岁数的人,他们知道,懂得,你可以和他们聊聊,但是一个也找不到,已经死光了。而幸存的人都蠢透了,也许这正是他们所以能幸存的原因。也许是他们装傻,这样也有用。
我永远不相信到处都只有傻子。他们一定是戴了假面具——这是一种求生的策略,可以使你保持最低限度的体面的策略,如今所有人都说:“我们不知道,我们不了解。我们相信了斯大林。我们中了诡计,上当受骗了。哎,多么可恨的骗局。”
这种人使我感到生气。是谁不了解?谁中计上当?是不识字的挤奶老太婆?利戈夫斯基大街那个擦皮鞋的聋哑人?不,他们似乎都是非常富有学识的人——作家、作曲家、演员。他们是为《第五交响乐》鼓掌的人。我绝不相信一个完全无知的人听《第五交响乐》会有什么感受。他们当然是理解的,理解周围发生的事,也理解《第五交响乐》表达了什么。

0
《见证》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