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贫困时代的思想家 8.8分
读书笔记 改变
南渡

带着对文化的、甚至哲学中的活跃劲头的 厌恶,海德格尔写信对我说:“我很不适合并且越来越不适合在课上给您讲那些授课和出版材料里的新东西。一本新的哲学杂志是按照这样的原则出版第一卷的:到8月1日必须无条件出些什么东西,不管里面 会写些什么。一种真正意义的批判特性很少会起作用,而过了一年一切都要和旧的东西待在一起。这会儿有个‘会饮’,远些时候除了‘逻各斯’之外还有一种‘习俗’,不久还要出来个‘时运’。下周的玩笑会是什么呢?我相信比起这个时代,精神病院有某种更为理性的内行观点。今时今日,如果置身于吸引人或不吸引人的东西之外,人一定会很高兴的。事物在哪里如此迅速老化,就一定在哪里缺乏根基。我们大概还没越过‘对哲学的兴趣’之最高点。接下来这些年,‘存在论’要像雨点般落下;人们按照确定无疑的‘嗅觉’去‘干活’,而由于清醒的神志和写作的技巧已臻化境,人们 就很难有能力为他人演示区别一亦即,是某物和某人者与一无所是者之间的区别。”

0
《海德格尔——贫困时代的思想家》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