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村的故事 8.8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土地改革
大小章鱼

“每当我回顾刚解放那几年,我都觉得很幸运,被划在中农阶级。要是被划成富农或地主,我们会受尽侮辱,被人整得半死;另一方面来说,要是我家被划成贫农或更低的阶级,我们就会想去抓权、压制别人,结果掉入交相仇恨、报复的循环之中。” “你的意思是说,在解放初期,像吴良这种不适任的地方干部犯了不少错误,而这就是后来发生问题的根源。” “不,”他纠正我“不止是农村干部滥用权力而已,情形还要比这个复杂得多。事实上,政府也发生有这个问题,所以在1960年代初期,发生政治运动要把原来的干部赶下台。旧干部的权力被收回,另外提拔了一批贫农坐上这些位子。这批纯无产阶级的教育程度和投机性格,比起其前任其实没什么两样,攻击的对象,除了地主之外,也指向原有的干部,所以又开始另一轮暴力循环,村里的仇恨也加深了。” “你是说,解放后,政府将贫农提拔为干部,这个政策根本就是错的?”叶书记真言无隐,令我略为震惊,我想好好弄清楚他的意思。 “不。”这次他回答的时候,更加强了语气:“出问题的不只是政策而已。有时候,我会怀疑政府将农民分为不同类别,搞阶级斗争,到底是不是一种基本的错误。人生来就不平等,有的人聪明,有的人勤快。如果我们处罚那些勤快、积存财产的人,奖励无能或懒惰的人,就等于在传达错误的信息给大众和下一代。” “所以你看,”叶书记对着我说:“问题不止出在政策上,其实问题的根源要更深:这关系到一个人怎样看待这个社会和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社会不能建立在仇恨的基础上,而强调阶级差异却鼓励大家仇恨。”

一个清醒的村支书。

0
《林村的故事》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