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的逻辑 7.9分
读书笔记 《金融的逻辑》
E.T.

据说这书是一本机场文化代表,但是看完之后很受启发,改变了许多固有的观念。

一、

陈志武老师定义,金融的核心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换。

首先区分钱、资本、财富的概念,以土地举例,土地是财富,但它不一定是资本,也不一定是钱。在不能自由交易的情况下,土地变不成资本,也变不成钱。当土地可以买卖时,经过一次交易,土地就能变成钱,钱是用于交换东西的货币。当土地受到产权保护,即便卖不掉,也可以被抵押转换成资本。

财富>资本>钱

它们三者之间的距离由国家对“东西”、对未来收入流进行资本化的能力,即市场、契约和产权制度决定。

二、

在金融体制不完善的封建社会,人们需要的帮助依靠儒家文化中的人情社会来实现。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单个人生存下去的能力是很低的,天灾人祸、身老病残都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所以为了顺利的活下去,为了生命的延续,个人必须进行跨时间、跨空间的利益交换。”在农业社会,人际金融交易也以人格化的隐形方式实现,其范围缩小到家庭、家族这些血缘体系内。家庭、家族不分你我,养子就是为了防老,子女即人格化了的保险品、信贷品和养老投资品;亲戚间“礼尚往来”就是跨时间价值交换的代名词。得到一份礼物就“欠一份人情”,下次回送才还了这份“人情”,所以这种金融交易安排下,交易是以“人情”记下的,而不是以显性金融合约的形式记录。
在封建社会,“从儿女出生开始,通过《论语》等经典将他们嵌入三纲的包袱,让他们在任何时候都会因为不服从长者的意愿而内疚得无地自容。这个“孔家店”只有一个目的:保证父母、兄长以及其他长者的投资有回报。
不以个人权利但以名分界定的等级结构,的确让中国社会在两千五百年中基本不变(改朝换代除外),但这种文化也阉割了中国人的个性,阉割了我们的创造力。阉割了个性的结构或许稳定,可代价是中国长期处于温饱和饥饿之间。
‘中庸之道’扼杀的不只是物质文明上的创新能力,而且也激发人们不要在精神资源上有‘出众’的创新突破。”

随着人口的流动和独生子女家庭的发展,这种儒家“人情”体制势必向金融市场转变,比如养老保险市场的极速膨胀,金融市场正在把中国家庭从利益交换中解放出来,让家庭的功能重点定义在情感交流、精神世界上,家应该是情感的天地,是精神上的安身立命之所,而不是利益交换场。

三、

陈志武老师关于价值论的探讨,一件东西、一种经济活动的价值由什么决定?交易行为本身是否创造价值?按照我们从中学、大学政治经济学中学到的劳动价值论来理解,一件物品有它的固有价值,即,其生产所要花的时间乘以社会单位劳动时间的成本。也就是说,只有劳动创造价值,交易不创造价值。

但按照1987年的“金融经济学”课上的内容,任何东西或证券不存在什么“固有价值”,只存在相对价值。只有相对于人的效用而言,才有价值这回事。再直接说就是,这东西有用,才有价值,造它的成本不是决定它价值的关键。

所以计划经济时代只顾生产,不顾所产东西有没有市场,其实是巨大的浪费。

作者更明确的申明“价值是由未来的收益而定,不是由过去的成本决定的。”

以上,是我从这本书中得到的启示,稍稍了解了一点点金融的逻辑。

0
《金融的逻辑》的全部笔记 20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