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与矛盾性 8.2分
读书笔记 第37页
非飞的树

“清除矛盾性”

排除异己。

“立法理性训练专制者,即给专制者启蒙以适应其执行者的角色”

可人本身是不可捉摸的,即使培训了,模样是所期待的,可实质不还是没人能看的懂?

“人的培育”

人好像某个植物或温顺的动物,或某类产品,被挑选,遗弃,最后被允许活下来的是最优的一代。最可怕的是,挑选者本身是人。即使将自己放到神的位置上,他也是人。

“秩序化本质上是一种合理的活动”

这才是致命的。比起强烈的动乱,那种少有人意识到其恶劣的整体的秩序统治,才最严重。

所以有时候对科学盲目崇拜并不好,尤其是科学与政治扯上联系时。

借一次混乱来完成自己信仰或梦想,不在乎其他人,也没有对其他人作恶的打算,仅仅是实验,如果科学家只看着冰冷的数据,盯着心中的“真理”,他们究竟是恶还是善?如果那些在噩梦中完成的实验对未来的人有好处,那么他究竟是好还是坏?

0
《现代性与矛盾性》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