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8.3分
读书笔记 211和275。
nolix

p.211

一位到阁楼拜访的朋友发现史密斯身负六部相机,探出窗外,他已经在那儿坐了整整二十个小时,还要坐六七个小时,由朋友传递相机

.....

车成为我家。——维吉

将窗口风景和移动街道结合起来的方法之一是驾驶。整个20世纪30年代,摄影师们接受农业安全管理局委派驾车走遍美国。在任何吸引他们眼球的事物前驻足,或遵从斯特赖克法令。这里更明确的是指从汽车中拍摄的照片:埃文斯在1935年于新奥尔良附近拍摄的作品,当他快速经过一群坐在草地上的黑人,其中一人在弹吉他,目送汽车驶出视线之外。埃文斯喜欢这样几近任意的状态,不知道你真正能得到什么结果。这也和几年后他在纽约地铁中暗中拍照如出一辙。

当埃文斯变成罗伯特.弗兰克的导师时,他们一起上路旅行。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埃文斯会要求弗兰克停车,自己走到 一百码处的地方。然后回来说,明天太阳在某个时刻到达合适的位置时他们要回来拍照。弗兰克呆在车子里。

....“我爱观察最平庸的事物。”弗兰克说道:“移动中的事物。”

他的大部分照片,即使从平稳又固定的地点拍摄的照片,看上去都像是在移动中所拍。美国正在成为他车中所见的地方,一个看上去停不下来的国家。结果就像是相机成功地使时间停止。即使那样,我们也总是被催促。

p.275:

"我不选择它们,是它们选择了我。我一生中一直在拍摄窗和门,为什么?因为它们让我着迷,不知何故,它们具有人类生存的特征。

配图《侧廊》(side porch),1946年。

《日眠者》(day sleeper),1943年。

含糊的信号“ID”——似乎在传递出,住户的身份完全依赖于他们的睡觉习惯。因为日眠者即指示不要打扰,他们上的是夜班。是一种含蓄的暗指。首先,这就好像仅有的圆形事物是门把手,锁和字母D的凸曲线;其他事物由尖角和警惕的线条组成(对角线,垂直线,水平线),然后你的眼睛却回到了已然弯曲的风化的标牌,留意到其所传递的信息,蜷缩起来睡大觉.....

0
《此刻》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