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焦虑思维 8.7分
读书笔记 第216页
闻夕felicity

每个运动体都会有一个节奏,当两个及以上有节奏的对象或实体凑在一块时,节奏最终会合在一起。同一个房间里的两个落地钟的摆锤迟早会在同一个时间点向同一个方向摆动。桌子上滴答作响的节拍器最终会同时响动。蟋蟀的鸣叫凑在一起就像一首大合唱。一群鱼在非常协调地游动;成群的细菌就像一个单一的有机体在移动;鸟儿在列队飞行。当两个起搏细胞紧密排在一起,它们就会开始同步运动。士兵齐步走过一座桥,可能会引起共振,导致桥梁崎塌。夫妻在处过程中,会不自觉地模仿对方。母亲和孩子会相互模仿各自的资势和声音。

20世纪60年代,加利福尼亚大学美国心理生理学家乔·卡米亚( Joe Kamiya)发现,α波不仅会产生让你舒适美妙的感觉,甚至会产生超越体验(transcendent experience)。他利用生物反馈系统来训练学生激发更多的α波。理查德·巴赫( Richard Bach)是早期的学生,他的训练在一个备受欢迎的英雄历险故事中达到顶峰,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渴望飞翔的海鸥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那便是《海鸥乔纳森》( 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随后,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生物反馈中心主任和研究员菜斯·斐米(Les Fehmi)发现,当大脑的一处或多处区域同步运作时,信息就能更广泛地进行交流,使你有更好的感知,更加清晰的思路,更少的焦虑。哪怕是最细小的身体疼痛也会有所缓解发生的频率有所降低。

斐米发现,随着我们们的成长,我们就会变得越来越依赖β波状态。β波频率在12-35赫兹之间,作用是完成认知任务,反映压力状况。美美国的文化信念是,你付出越多的努力去强迫某些事情发生,你就越能能获得成功。但如果我们依赖的是α波,成功就来得更容易些。

卡米亚的生物反馈方法至少需要花费20分钟以上,所以斐米打算寻找另一种更快捷的方法来训练学生进入α波状态。这是一个挑战,因为这种脑波并不回应我们的需求。

他发现,最后的答案竟是这样:为了增加α波,不要哭泣;相反,要学会放下。西方人不习惯放下,清空思想,进入安静状态。我们们说一堆话,要求太多,生活在混乱里。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环境使我们待在β波状态里,因为它产生焦虑和压力。然而,东方传统可以促进a波的释放。日语的个概念“間(ma)”,意为虚空或空白,反映在房子和花园简洁的空间和线条上。杂乱的空间会导致β波的增多和压力的产生。简洁的线条和空间会让心境平静。佛教传统引导冥想者将注意力集中在曼陀罗(代表宇宙的圆形图)的空间里,这种对“虚无”的专注会让我们的中柩神经系统镇静。将注意力集中在“虚无”上,让大脑充满频率同步的α波,重设神经网络,就会让大脑平静下来,焦虑逐渐消散。

最终会形成更加灵活的加工过程,产生轻松舒适感和创新感。发展研究所( Evolving Institute)的联合主任安妮・怀斯( Anna Wise)和英国生物反馈研究者C.麦斯威尔・卡德(C.

Maxwell cade)通过对资深冥想者的观察发现,这些冥想者会产生某种脑波模式,卡德称之为为“觉醒的心灵脑同步状态的另一种术语。这些冥想者不仅在练习中完全消除了焦虑,这份平静还影响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活动、行为和反应。怀斯将这种觉醒的状态定义为为“在你所想的时刻处在你所期待的状态,知道在那种状态下做些什么,并能够

完成它们”。

0
《反焦虑思维》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