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鬼 8.7分
读书笔记 全
西西里卷

短篇小说集,钱的书读着读着突然难为情起来,想找个缝钻进去。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28-3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 下午10:07:28

丛书》的体例对作者提一个要求,他得在序文里追忆一下当时的写作过程和经验。我们在创作中,想象力常常贫薄可怜,而一到回忆时,不论是几天还是几十年前、是自己还是旁人的事,想象力忽然丰富得可惊可喜以至可怕。我自知意志软弱,经受不起这种创造性记忆的诱惑,干脆不来什么缅怀和回想了。两本小书也值不得各有一序,这篇就一当两用吧。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93-9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下午12:00:16

有些人,临睡稍一思索,就会失眠。另有些人,清醒时若胡思乱想,便会沈沈睡着。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136-13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17日星期日 下午12:14:02

假使树上掉下的苹果恰砸痛了牛顿的头,或砸破了他的鼻子,那么牛顿虽因此而发现吸力的定律,准会觉得这吸力的例子未免咄咄逼人。同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215-2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上午11:49:54

“一夜之间怎会添出这许多怕人的东西呢?”两人讨论道,“无疑是我们尊称他为上帝的造来害我们的。这样,他不是上帝,他只是魔鬼,万恶的魔鬼。我们没有眼睛,给他哄到如今。好了!好了!也有看破他真相这一天!”这几句话无形中解决了自古以来最难解答的问题:“这世界既是全能至善的上帝造的,何以又有恶魔那般猖狂?”原来上帝只是发善心时的魔鬼,肯把旁的东西给我们吃,而魔鬼也就是没好气时的上帝,要把我们去喂旁的东西。他们不是两个对峙的势力,是一个势力的两个方面,两种名称,好比疯子一名天才,强盗就是好汉,情人又叫冤家。

*************

强盗就是好汉,情人又叫冤家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228-23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3日星期六 上午11:51:12

,刺破它的咽喉,羊肉算是到口,却赔了性命。狮子和老虎也是小家子相得很,不知道吃饭的礼貌,吃牛肉吃得抢起来,打作一团,结果老虎死了,狮子负伤到溪边去喝水。

*************

这里有点问题,就单打独斗,狮子无论是体型,爆发力,咬合力都是不及老虎的,另外,狮子是群居老虎总是独来独往,但是这里没有提到。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508-50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下午3:03:18

他知道全世界以英国人最为眼高于顶,而爱迪生母校牛津大学的学生眼睛更高于高帽子顶,可以傲视帝皇。

*************

英国人因为天气原因(海洋季风,总是下小雨),带个帽子就够了。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550-55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下午3:10:00

家以为他上了劲什么事都能干。他也成了名流。他只有谈话不懒,晚上睡着了还要说梦话。他最擅长跟女人讲话。他知道女人不喜欢男人对她们太尊敬,所以他带玩弄地恭维,带冒犯地迎合。例如上月里李太太做生日,她已到了愿有人记得她生日而不愿有人知道她生年的时期,当然对客人说自己老了,大家都抗议说:“不老!不老!”只有陈侠君说:“快该老了!否则年轻的姑娘们都给您比下去了,再没有出头的日子啦!”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582-58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下午3:21:03

马用中只当没听见,对李太太说:“我想战事暂时不会起。第一,我们还没充分准备,第二,我得到消息,假使日本跟我们开战,俄国也许要乘机动手,这消息的来源我不能公布,反正是顶可靠的。第三,英美为保护远东利益,不会坐视日本侵略中国,我知道它们和我们当局有实际援助的默契。日本怕俄国,也不能不顾忌到英美,决不敢真干起来。第四,我们政府首领跟希脱勒、墨沙里尼最友善,德国、意国都和我们同情,断不至于帮了日本去牵制英美。所以,我们的观察,两三年内还不会有战争。当然,天下常有意料不到的事。”

*************

非常有道理。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638-6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下午3:42:41

郑须溪赶快避开争端说:“从政治的立场来看,我们是否该宣战,我不敢决定。我为了多开口,也已经挨了青年人的骂。但是从超政治的观点来讲,战争也许正是我们民族津神的需要,一个大规模的战争可以刺激起我们这个民族潜伏着的美德,帮我们恢复津神的健康和国家的自尊心。当然,痛苦是免不了的,死伤、恐怖、流离、饥荒,以及一切伊班涅茨的‘四骑士’所能带来的灾祸。但这些都是战争历程中应有的事,在整个光荣壮烈的英雄气魄里,局部的痛苦得了补偿。人生原是这样,从丑和恶里提炼出美和善。就象桌子上新鲜的奶、雪白的糖、香喷喷的茶、津美可口的点心,这些好东西入口以后,到我们肠胃里经过生理化学的作用,变质变形,那种烂糊糟糕的状态简直不堪想象,想起来也该替这些又香又甜的好东西伤心叫屈。可是非有这样肮脏的过程,肉体不会美和健康。我——”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665-66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下午8:17:05

陈侠君继续说:“建侯胆量也许有余,胃口一定不够。咱们人到中年,食色两个基本欲望里,只要任何一个还强烈,人就还不算衰老。这两种欲望彼此相通;根据一个人饮食的嗜好,我们往往可以推出他恋爱时的脾气——”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757-76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下午8:25:12

白啦,颧骨稍微高啦,更有其他什么缺点啦。假如颐谷没着迷,也许他会赞扬爱默俏丽动人;现在他似乎新有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初来未惯,躲在他心里,怕见生人,所以他说话也无意中合于外交和军事上声东击西的掩护策略。他母亲年轻结婚的时候,中国人还未发明恋爱。那时候有人来做媒,父母问到女孩子本人,她中意那男人的话,只有红着脸低头,一声不响,至多说句“全凭爹妈作主”,然后飞快的跑回房里去,这已算女孩儿家最委婉的表情了。

*************

这一段有意思。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838-84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下午8:34:44

密密,映着日光,看得见瓶子里气泡在浮动,颐谷表面上拘谨,心里早蠢搅着无主招领的爱情。一个十八九岁没有女朋友的男孩子,往往心里藏的女人抵得上皇帝三十六宫的数目,心里的污秽有时过于公共厕所。同时他对恋爱抱有崇高的观念,他希望找到一个女人能跟自己心灵契合,有亲密而纯洁的关系,把生理冲动推隔得远远的,裹上重重文饰,不许它露出本来面目。颐谷和爱默接触以后,他的泛滥无归的情感渐渐收聚在一处,而对于一个毫无恋爱经验的男孩子,中年妇人的成熟的姿媚,正像暮春天气或鸭绒褥子一样泥得人软软的清醒不来。恋爱的对象只是生命的利用品,所以年轻时痴心爱上的第一个人总比自己年长,因为年轻人自身要成熟,无意中挑有经验的对象,而年老时发疯爱上的总是比自己年轻,因为老年人自身要恢复青春,这梦想在他最后的努力里也反映着。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960-96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下午8:47:46

为争回国家体面起见,我们自己该设立文学奖金来抵制诺贝尔奖金,以免丧失文艺批评的自主权。这奖金的根本条件是,惟有用中国各种方言之一写作者,才得入选;所谓中国方言,包括上海和香港人讲的英文,青岛人讲的日文,哈尔滨人讲的俄文。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1344-134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 下午11:07:47

日子一天天无事过去,跟自己毫无关系,似乎光陰不是自己真正度过的。转瞬就会三十岁了,这样老得也有些冤枉。还不如生个孩子,减少些生命的空虚,索性甘心做母亲。当初原有个空泛的希冀,能做点事,在社会上活动,不愿象一般女人,结婚以后就在家庭以外丧失地位。从前又怕小孩子是恋爱的障碍,宁可避免。不知道才叔要不要孩子,怕他经济又负担不起。这害人的战事什么时候会了结……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1368-136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 下午11:10:03

但她看出他不愿一味和才叔叙旧,冷落着自己,所以他时时把谈话的线索放宽,撒开,分明要将自己也圈进去。

==========

人·兽·鬼 (钱钟书)

- 您在位置 #1419-142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7年9月26日星期二 下午11:14:43

。要对一个女人证明她可爱,最好就是去爱上她。在妙龄未婚的女子,这种证明不过是她该得的承认,而在已婚或中年逼近的女人,这种证明不但是安慰,并且算得恭维

==========

0
《人·兽·鬼》的全部笔记 12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