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灯 9.2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我需要的是安宁平静、井然有序和友好和睦。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达到完美的境界。只有如此,我们才能揭示表演的奥秘,学习再现的技巧。

我曾和一位极富才华的女演员合作,她蔑视我那套整洁理论,并坚持认为剧院根本就是臭狗屎、色欲、疯狂和邪恶的化身。也许她是对的,我只知道这位美丽而聪明的女演员最后丧失了记忆,牙齿全掉光了,50岁时死在一家精神病院中,那就是她表露自己情感的结果。

正因为如此,那些精于言辞的艺术家是一种祸害。他们的推测碰巧突然之间成为时髦的东西,这可能是灾难性的。

要么是死,要么会是痛苦透顶的刺激。

恶毒的批评和公开的羞辱使我痛苦难堪。格雷韦纽斯曾对我说:你想象用粉笔在这里画了一条线,你在一边,批评家在另一边,你们都是在为观众玩把戏。

电影工作是一种极为色情的行当;演员之间都坦诚相待,彼此间暴露无遗。在摄影机镜头前面,所有的亲昵、忠贞、相互依赖、情爱、自信和可靠性都变成一种温情脉脉,也许是虚幻的安全感。那种张力、那种紧张气氛的缓和,同舟共济的默契,和成功的狂欢时刻之后,随即而来的反高潮,气氛不可避免地涨满性欲。

好的演员根本不需要去演,只有蹩脚的业余演员才每时每刻都急着想演什么。

0
《魔灯》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