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流放与王国 8.9分
读书笔记 第7页
elementes

噢!对不起,太太!原来她什么也没懂。这么多人,嗯,这么晚了,还下着雨,几天都没有停!幸好,有刺柏子酒,黑暗中唯一的光明。您感到了投在您身上的金色的、紫铜色的光亮吗?我喜欢趁着刺柏子酒的热力,在晚上穿过城市。我整夜整夜地走着,冥想着,无休止地自言自语着。

我认为,在地窖和囚室里,人们是不能沉思冥想的(除非囚室设在塔里,有着广阔的视野),而只是在里面消磨岁月。

我登上此时空无一人的艺术大桥,想要看看深夜中依稀难辨的河水。我面对着弗尔加朗,俯视着河心小岛。我感到周身涌起一种强大的,怎么说呢,功德圆满的巨大感情,我的心膨胀起来。我挺了挺腰,正要点燃一支香烟,点燃一支满足的香烟,这时,一阵笑声在我背后响起。我大为惊异,猛一转身,悄然无人。我一直走到桥的栏杆旁,既无驳船,亦无小舟。我朝小岛走去,又听见背后的笑声,稍微远了些,似乎正顺流而下。我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笑声渐渐微弱,但我还是在背后听得清清楚楚,除了从水里,这声音不会来自任何地方。同时,我感到心在急速地跳动。您听明白,这声音没有任何神秘之处,这是一种善意的、自然的、几乎是友好的笑声,它使事情重新变得正常。

我像那个老乞丐一样,那一天在咖啡馆的平台上,他不愿意放开我的手:“啊!先生,”他说,“并非我是个坏人,但我失去了光明。”是啊,我们失去了光明,失去了早晨,失去了那个自我原谅的人的纯真。

看哪,下雪了!我得出去!在银白的夜里入睡的阿姆斯特丹,覆盖着雪的小桥底下暗玉砌就的运河,静无人迹的街道,无声无息的脚步,那将是纯洁无暇,然而转眼就变成明日的泥泞。您看巨大的雪团打在窗上散成一片。这是鸽子,一定是。它们终于决定下来了,这些小宝贝,它们用厚厚的一层羽毛覆盖了运河、屋顶,它们扑打着所有的窗户。怎样的一次入侵啊!让我们希望它们带来好消息!所有的人都将获救,嗯,不止是选民和富人,苦难将被分担,而您,比方说,从今天起,每天晚上为了我睡在地上。纯粹的诗情!算了,承认吧,如果有一辆车从天而降,将我带走,如果突然白雪燃起大火,您将惊讶不止。您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但是,我还是得出去。

也许其他事人家也要管,比方说,我将被斩首,我就不再害怕死亡了,我也将获救。在聚集起来的人民头上,您将举起我的依然鲜艳的脑袋,以使他们从中认识自己,而我则再度统治他们,杀一儆百。一切都将完成,无人看见,无人知晓,我将结束我的在荒漠中呼喊而拒绝走出去的伪预言家的生涯。

亲爱的朋友,殉道者应当在被遗忘、被取笑或被利用之间进行选择。至于被理解,绝不可能。

0
《堕落·流放与王国》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