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新世界 8.4分
读书笔记 全书
杨61

前言

-在烂泥里面翻滚并不是清洁身体的最好办法。

*向前吧垃圾花!!*

-人类被给予的自由意志不过是让他们在混沌和疯狂之间进行选择。

*得到了从给出的选项中选择的权利,这算是虚幻的自由吧?差强人意,也许应该妥协,但不能够心满意足,习惯之后在混沌中睡去。*

-因为在我最近几本书里都谈到过清醒,特别是编过一本由清醒的人谈清醒,谈怎样做到清醒的文选,而又有一位著名的学院派批评家告诉我说,我代表了危机时代的知识阶层的一种可悲的症状。我认为教授先生的言外之意是他和他的同事们代表的就是成功的可喜的症状。对人类有贡献的人是值得应有的尊重和纪念的,让我们为教授们修建一座神殿吧。那神殿应该修在欧洲或是日本某个被劫掠一空的城市的废墟上,在那古代遗骨洞穴的门口我愿意刻上几个六七英尺高的简单的话:庄严纪念世界的教育家们。 SI MONUMENTUM RE-QUIRIS CIRCUM- SPICE。

*讲的是原子弹咯?嘲讽mode全开。。。*

-就连《美妙的新世界》里的性混乱也似乎并不太遥远。有一些美国城市的离婚数字已经和结婚数字相等。毫无疑问,不要很多年,结婚证就会跟养狗证一样出售,有效期12个月。没有法律会去反对换条狗或同时养几条狗的。

*突然发笑(●°u°●) 」*

第一章

-盾式的图案上是世界国的格言:社会,本分,稳定。

*我想这是各国ZF的最高理想吧?*

-既然需要需要他们动脑筋工作,就得让他们了解一些全局,尽管他们如果想成为良好的社会成员过幸福的日子,还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具体细节通向品德与幸福,而了解全局只是必不可少的邪恶,这个道理凡是聪明人都是明白的。因为形成社会脊梁的并不是哲学家,而是细木工和玩集邮的人。

*经典台词:你知道的太多了。boom——'*

-“而幸福与德行的诀窍,”主任像说格言一样道,“是爱好你非干不向的事。切条件设置的目标都是:让人们喜欢他们无法逃避的社会命运。”

*干一行爱一行~*

-她们正忙着把一长排玫瑰花在地板上摆列开来。盆子很大,开着密密的花朵,千万片花瓣盛开,光致得像丝绸,有如无数张小天使的脸,但在明亮的光照之下的并不全是雅利安型和粉红色的脸,其间还有开朗的中国人的脸、墨西哥人的脸。有的大约因为吹奏天上的喇叭太多而中风般地歪扭了,苍白得像死亡,像大理石。

*这作者的冷笑话为啥每次都戳中我笑点。。。。(◐‿◑)*

-停顿了片刻,那声音又开始了。
“阿尔法儿童穿灰色。他们的工作要比我们辛苦得多,因为他们聪明得吓人。我因为自己是比塔而非常高兴,因为我用不着做那么辛苦的工作。何况我们们也比伽玛们和德尔塔们要好得多。伽玛们都很愚蠢,他们全都穿绿衣服,德尔塔们穿咔叽衣服。啊,不我不愿意跟德尔塔孩子们]玩。爱扑塞隆就更糟糕了,太笨,他们学不会……”
主任摁回了按纽,声音没有了。只有它的细弱的幽灵还在八十个枕头底下继续絮叨。
…………
“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道德教育和社会化教育的力量。”
学生们把这些全写进了小本子,是大人物口授的。
主任再度摁响了喇叭。
“聪明得吓人。我为自己是比塔而非常高兴,因为,因为……”
这不太像水滴,虽然水的确能够滴穿最坚硬的花岗岩;要说嘛,倒是像滴滴的封蜡,一滴一滴落下,粘住,结壳,跟滴落的地方结合在一起,最后把岩石变成了个红疙瘩。
“结果是:孩子们心里只有这些暗示,而这些暗示就成了孩子们的心灵。还不仅是孩子们的心灵,也还是成年后的心灵终身的心灵,那产生判断和欲望并做出决定的心灵都是由这些暗示构成的。可是这一切暗示都是我们的暗示!”主任几乎因为胜利而高叫了起来。“而由国家执行的。”他捶了捶最靠近他的桌子。

*虽然这只是幻想小说,但我们心灵中到底还有着多少天然而生的向往?其中有多少是社会、环境塑造而成的?*

第六章

-“我宁可当我自己,”他说,“当我这个讨人嫌的自己,不当别人,不管他们多么快活。”

*哼ಠ_ಠ*

-“我怎么不能这样讲?”他换了一种调子沉思着说,“不,真正的问题还在:我为什么就不能够讲?或者不如说——因为我非常清楚我为什么不能讲——我如果能讲又会怎么样,如果我是自由的,没有变成为我设置的条件的奴隶的话。”
“可是伯纳,你说的话太骇人听闻了。”
“你就不希望自己自由吗,列宁娜?”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本来就是自由的,有玩个痛快的自由。现在每个人都很幸福。”
他哈哈大笑。“不错,‘现在每个人都很幸福’,我们从五岁就这样教育孩子。可是,你就不喜欢以另外一种方式自由自在地选择幸福吗,列宁娜?比如,以你自己的方式,而不以其他任何人的方式?”
*我本来就是自由的;ZF对我们已经很好了。这正是最最让人省心的洗脑成果。*
-“我还以为我们在这儿彼此更接近呢——除了大海和月亮什么都没有,比在人群里接近得多,甚至比在我屋里还接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什么都不明白。”她肯定,决心不让她那糊涂头脑受到玷污。“什么都不,一点也不,她换了个调子说下去,“你发现那些可怕的念头时为什么不吃点唆麻?那你就能把它们全忘掉,就只会快活,不会痛苦了。非常快活。”她重复一句,微笑了。尽管她眼里仍有迷惑和焦急,却还希望以她的微笑的魅力和冶艳劝服他。

*一起弃治吧啦啦啦*

-“大家都说我极其有灵气。”列宁娜拍着两腿,若有所思地说。
“极其有灵气,”但是伯纳的眼里却是痛苦的表情,“像个肉体。”他想。
她带着几分焦急抬头看他。“但是你不会认为我太丰满吧?”
他摇摇头,就像那么大一个肉体。
“你觉得我可爱。”又是点点头。“各方面都可爱吗?”
“无懈可击。”他大声说。心里却想,“她自以为是,并不在乎当一个肉体。”
*嗯。。。对外在的追求要克制。。。要明确的是提升内在更为优先。。。具体来说就是买书的钱从美妆那里挪吧!*
-主任的声音颤抖起来,他此时所表现的已是凛凛正气和无私的愤怒了——已是代表着社会本身的反对。

*道德绑架的底气来源吧。*

第十二章

-但是尽管他明白而且承认这个,尽管实际上朋友的支持和同情现在是他仅有的安慰,他仍然在心里顽固地、秘密地滋长着一种对那野蛮人的怨恨之情(伴随那怨恨的也有对他的真诚情感),要想对他搞一场小小的报复,给他点苦头吃吃。让对首席歌唱家的怨恨滋长是没有用的,要报复换瓶主任或命运设置主任助理也办不到。可在伯纳看来,那野蛮人作为报复对象却具有超过那几个人的巨大优越性,因为他是可以报复的。朋友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我们想施加而无法施加于敌人的惩罚,他们能够以一种较为温和也较为象征性的形式接受。

*杀熟,这真是一种糟糕的本能啊ಠ_ಠ。*

第十四章

-“可是,你们愿意做奴隶吗?”他俩走进医院时野蛮人正在说话。他满脸通红,眼里闪耀着热情和义愤的光。“你们喜欢做小娃娃吗?是的,哇哇叫,还吐奶的娃娃。”他说下去。他对他想拯救的人畜生一样的愚昧感到烦恼,不禁使用难听的话骂他们,可他的咒骂撞在对方厚重的蒙昧的甲壳上,又蹦了回来。那些人盯着他,目光茫然,表现了迟钝而阴沉的仇恨。“是的,吐奶!”他理直气壮地叫道。现在他把伤心、悔恨、同情和责任全忘光了,这种连禽兽也不如的怪物所引起的难以抑制的憎恨似乎左右了他。“你们就不想自由,不想做人吗?你们就连什么叫人。什么叫自由都不知道吗?”愤怒使他流畅起来,话语滔滔不绝。“不知道吗?”他再问了一句,可是得不到回答。“那好,”他严厉地说,“我就来给你们自由,不管你们要不要。”他推开了一扇朝向医院内部庭院的窗户,把那些装唆麻片的小盒子一把把扔了下去。
穿咔叽的人群看着这过分亵渎的惊人场景,不禁目瞪口呆,又惊讶又恐怖,说不出话来。
“他疯了,”伯纳瞪大了眼睛盯着,悄悄地说,“他们会杀死他的。会……”人群突然大叫起来。一阵涌动把他们向野蛮人气势汹汹地推了过去。“福帝保佑!”伯纳说,不敢看了。
“福帝帮助自助的人!”赫姆霍尔兹·华生笑了,实际上是狂喜的笑。他推开群众,走向前去。
“自由!自由!”野蛮人大叫,继续用一只手把唆麻扔到院子里,同时用另一只手击打着向他袭来的面目相同的人群。“自由!″赫姆霍尔兹突然到了他的身边—“好赫姆霍尔兹,老兄!—一赫姆霍尔兹也在挥着拳头——“终于做了人了!”说着时赫姆霍尔兹也在一把把把毒品往开着的窗户外面扔。“是的,做了人了!做了人了!”毒品一点都不剩了。他抓起了钱箱让他们看了看那黑色的空当。
德尔塔们呼啸着以四倍的激怒扑了上来。

*满屋子的人在做美梦,你要当那个叫醒他们的冤大头嘛?鲁迅举手哦。*

第十六章

-“可那些东西什么意思都没有。”
“意思就在它们本身。它们对观众意味着大量的感官享受。”
“可是,它们是………·是一个白痴所讲的故事。”
总统哈哈大笑。“你对你的朋友华生先生可不太礼貌,他可是我们一个最杰出的情绪工程师呢……”
“可是他倒说对了,”赫姆霍尔兹阴郁地说,“无事可写却偏要写,确实像个白痴……。”
“说个正着,但是那正好要求最巨大的聪明才智,是叫你使用少到不能再少的钢铁去制造汽车——实际上是除了感觉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用,却制造着艺术品。”
野蛮人摇摇头。“在我看来这似乎可怕极了。”
“当然可怕。但是跟受苦受难的太高代价比起来,现实的幸福看起来往往相当廉价。而且,稳定当然远远不如动乱那么热闹;心满意足也不如跟不幸做殊死斗争那么动人;也不如抗拒引诱,或是抗拒为激情和怀疑所颠倒那么引人入胜。幸福从来就不伟大。”

*最后一段。。。让人有被噎住的感觉ಠ_ಠ*

-……发明局里塞满了减少劳动的计划,有好几千。”穆斯塔法·蒙德做了一个手势,表示很多。“我们为什么不实行?是为了劳动者的利益。拿过多的余暇折磨他们简直就是残酷。……

*惊了。。。*

-“不错,”穆斯塔法·蒙德说,“那是为稳定所付出的又一项代价。跟幸福格格不入的不光是艺术,而且有科学。科学是危险的,我们得给它小心翼翼地套上笼头,拴上链子。”

-“好了,职责就是职责。应该如何选择是无法讨价还价的。我对真理感到兴趣,我喜欢科学。但是真理是一种威胁,科学危害社会。它的危害之大正如它的好处。它给了我们历史上最平衡的稳定。跟我们的稳定相比,中国的稳定也只能算是最不可靠的。即使原始的母系社会也不会比我们更稳定。我再说一句,我们要感谢科学。但是我们不能让科学破坏它自己办成的好事。
……
他停了一下又说,那时候的人似乎想象科学是可以肆无忌惮、无限制地进行下去的,知识是最高的善,真理是最高的价值,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从属的。不错,甚至在那时候观念就已经开始改变。我主福帝就曾经做过极大的努力,要把强调真与美转轨为强调舒适和幸福。大规模生产需要这种转轨。众人的幸福能让轮子稳定地运转;而真与美不行。而且,当然,只要是群众掌握了政权,重要的就会是幸福而不是真与美。

*三观在总统大佬的演说中被“唰—唰——唰———”地摩擦摩擦*

第十七章

-“我们并不比我们所占有的东西更能够支配自己。我们并没有创造出自己,也无法超越自己。我们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上帝的财富。这样来看问题难道不是我们的一种幸福吗?认为自己能够支配自己能得到幸福吗,能得到安慰吗?少年得志的人可能这样想,以为能使一切事物按他们的想法及方式做很了不起,不必依靠任何人。对视野以外的东西一律不予考虑,不必因为总需要感谢别人,征求别人的意见,总需要祈祷而烦恼。可惜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少年得志的人也必然会跟别人样发现,人未必是天生独立的——独立状态并不是自然状态。独立在一定时间内也许可能,却无法使我们平安到达目的地……”

*emmmmmmmmmmmm。。。。。。*

-……你的条件设置又让你忍不住要做你应该做的事;而你应该做的事总体说来又是非常愉快的,能够让你任意发泄你的种种自然冲动,实际上不存在需要你去抵抗的诱惑。即使由于某种不幸的意外确实出现了不愉快的事情,那好,还有唆麻让你远离现实去度唆麻假;永远有唆麻可以平息你的怒气,让你跟敌人和解,让你忍耐,让你长期承受痛苦。在过去,你得做出巨大的努力,经受多年艰苦的道德训练;现在只需吞下两三个半克的唆麻就行了。现在谁都可以道德高尚,一个瓶子就可以装下你至少一半的道德,让你带了走。没有眼泪的基督教—一唆麻就是这种东西。”

*磕磕更。。。?*

-“婊子!婊子!”每抽一鞭便大叫一声,好像抽的是列宁娜,(他多么疯狂地希望那就是列宁娜,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白生生、暖烘烘、喷了香水的列宁娜!他就像这样抽打着她,那不要脸的列宁娜。“婊子!”然后是一种绝望的声音说,“啊,琳妲,原谅我,原谅我,上帝呀,我坏!我邪恶,我……不,不,你这个婊子!你这个婊子!”

*绝对纵欲新世界和绝对禁欲的“野蛮人先生”,很难分辨出到底谁更有病。。。*

0
《美妙的新世界》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