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出历史地表 8.8分
读书笔记 绪论
七谷·小茶

这本书已经是再版了(初版1989),不知道为何还有这么多错字。

以下就绪论部分纠误或指出其引用不确切之处,不一定完全,也不一定准确,供各位读书时参考:

【p6】

原文:

“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阁寺守之,男不入,女不出,男不言内,女不言外,内言不出,外言不入。”(《礼记・内则》)

错处:(1)“阁寺”应为 “阍寺”,意指古代宫中掌管门禁的官。(2)《礼记》中“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阍寺守之,男不入,女不出”与“男不言内,女不言外”及“内言不出,外言不入”这几句话并非连续,且前者较后两者在文章中的位置为后。

【p7】

原文:

伦,水纹相次之伦理也。

这一段是间接引用费孝通《乡土中国》,费孝通原文:“释名于沦字下也说‘伦也,水文相次有伦理也。’”查《释名・释水》,曰:“水小波曰沦。沦,伦也,小文相次有伦理也。”

【p8】

原文:

礼记祭统的十论中将贵贱、亲疏、远近、上下等抽象的相对地位与鬼神、君臣、父子、夫妇、等具体的社会关系相提并论

错字:“十论”应为“十伦”。《礼记・祭统》曰: “夫祭有十伦焉;见事鬼神之道焉,见君臣之义焉,见父子之伦焉,见贵贱之等焉,见亲疏之杀焉,见爵赏之施焉,见夫妇之别焉,见政事之均焉,见长幼之序焉,见上下之际焉。此之谓十伦。”

原文:

《白虎通・虢篇》

错处:“虢”应为“ 號 ”。

【 p9】

原文:

而且“君臣之道造端于夫妇”(《中庸》)

《中庸》原文为“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

【p9-10】

原文:

这对性别角色反复强调的是女性的屈从,如“妇人,伏于人者也”(《礼记・大戴》)、(《仪礼・丧服传》;“妇、服也”;“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表其义理者,故谓妇人”(《论语》))

《礼记》原文:“妇人,伏于人也。”《仪礼・丧服传》中似乎并没有类似的文字?

“妇、服也”出自《说文解字》。

“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表其义理者,故谓妇人”并非出自《论语》而是《大戴礼记・本命》,原文为:“女子者,言如男子之教而长其义理者也,故之谓妇人。”

【p10】

原文:

若夫妇并提,则必规定道:“夫者扶也,以道扶接,妇者服也,以礼屈服”(《白虎通》)

《白虎通》原文:“夫者扶也,以道扶接也。妇者服也,以礼屈服。”

【p12】

原文:

请看《释名》:“天子之妃曰后,后,后也,言在后不敢以副言也;诸侯之妃曰夫人,夫,扶也,扶助其君也;卿之妃曰内子,在闺门之内治家也;大夫之妃曰命妇,妇,服也,服家事也,夫受命于朝,妻受命于家也;士庶人曰妻,夫贱不足以尊称,故齐等言也。”

“卿之妃曰内子”与“在闺门之内治家也”之间漏“子,女子也”一句。“士庶人曰妻”与“夫贱不足以尊称”之间漏“妻,齐也”一句。

【p13】

原文:

前一种情况可举出班昭和宋若华

错字:“宋若华”应为“宋若莘”。

【p16】

原文:

不仅“扈江离与群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且有“众女妒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错字:“群”应为“辟”,“妒”应为“嫉”。

原文:

曹植《美女篇》中那个因理想高远盛年未嫁的美女,不能不说在一定意义上寄寓了作者本人的隐忍和无奈。而他个人的哀伤表现为女性的哀伤时竟十分贴切:“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前一句提到《美女篇》,但后一句引用的是《七哀诗》又没有写明出处,容易误导读者。

【p17】

错字:“君怀长不开”应为“君怀良不开”,参见p16。

0
《浮出历史地表》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