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记事 9.2分
读书笔记 逃亡
Jim Moriarty
我知道他要跟我说话,便把耳朵靠近了他的嘴。他说,你真要走吗?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 他的因为脸部浮肿而显得细细的眼睛看着我:我跟你一起走。 我吓了一跳:像他这种身体衰弱到极点的人,哪能长途跋涉逃出明水农场呢!但是我知道,这也是他强烈的求生的愿望,可能他在“病房”的半个月里已经想过了:早些日子跑掉就好了。现在他的身体不行了,但是听说我要跑了,他立即就决定和我一起跑。我想告诉他:你跑不动了,你还是在这里躺着吧,熬几天,可能上级会放大家回家去的。但是我知道,说这样的话就如同说你在这儿等死吧。我不愿伤他的心,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也没有说话。 看我没说话,他静了一会儿又说,小高,带上我,我能走。

欲望盖过了理性

……他没有立即说话,他静了一下,以非常深情的口气说,小高呀,你怎么这么糊涂,跑掉一个总比把两个人都抓回去好吧。反正我已经病成这个样子了,抓回去还能把我怎么样?送到饮马农场去吗?叫我进严管队吗?你可就不一样了,说捆你一绳就捆你一绳,说把你送走就把你送走…… 我知道捉回去的严重性,不是捆绑关禁闭就是正式逮捕送劳改农场,但我还是不忍心扔下我的师傅。 师傅看我不言语,又说,小高呀,你还认不认我是你的师傅?你要真把我当师傅,你就听我的话,你走,你快走!冻不死,你为我冻不死!等一下就有人追上来了,他们会把我拖回去的……

现实理性打碎一切欲望幻想后,不想面对也只能面对了

0
《夹边沟记事》的全部笔记 27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