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与权力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26页
xiaowo
联合国是对全球联手行动机会和权术的一种检测。1972年斯德哥尔摩环保会议的一个重要功绩在于,“环境”从那以后上升为全球谈论的焦点;1992年在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因制定了“承受能力”这一指导目标也成为国际环境辩论中的一件划时代事件。但此类环境倡议却始终面临仅局限于空洞的言辞和象征性姿态的危险,这在事实上阻碍了环境问题中重大转机的出现。联合国会议在某些方面甚至起了反作用;因为“环境”在那些场合里实际上成了各权力集团和联盟之间的傀儡。这场游戏的通常规则是,环境保持只涉及到发达工业国家的利益,而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对此却毫无兴趣,只有当发展中国家从第一世界获得资金和技术援助时,它们才被迫在环保领域有所作为。如欧本多佛尔(Oberndoenfer)所确定的那样,恰恰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从中短期看来“不存在生态与经济之间的对立”;形成于第一和第三世界之间的角色表演转移了人们对至关重要的个人利益的注意。切实有效的环境保护却只能通过此类个人利益才能取得成功。
1987年的蒙特利尔环境会议是迄今为止国际生态外交的最成功的范例,它促成了为保护地球臭氧层而对特定气体溶胶生产的禁止。再次人们了解到了一个需要对之采取相应措施的全球性问题。这一问题所涉及到的几乎只是工业国家,它们对放弃有害物质气体溶胶的生产丝毫不感到困难。一些国家(主要是美国和德国)的环境倡议极大地推动了国际谈判的进展,可见环球级别的会议也依赖各国活动家的努力!
欧盟,最早作为经济共同体成立于1957年,从1987年开始才拥有环境政策职能。就其本身而言,它在政治方面的工作效率要高于联合国。中西欧国家在文化和经济方面具有许多共同之处,在环境意识上各国也逐渐趋于一致。环境政策往往是一个工业标准问题,因此制定该政策的一个关键在于使欧洲各国的工业标准趋于统一;但欧盟在制定有利于环境的产品政策方面却落在了后面。联邦德国1983年关于减少大型燃烧设备二氧化硫排放量的法令堪称世界楷模,但作为汽车王国,它在氮氧化合物的限制方面却令人不敢恭维。

0
《自然与权力》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