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院长说故宫 6.7分
读书笔记 走向太和
ashlily
正阳门的城楼、箭楼正在维修。门楼还是原来的门楼,可是,没了瓮城,没了向两边延伸的城墙,如永定门一样,怎么修也恢复不了旧时的容貌。连城门洞也不得穿过了。箭楼前、城楼箭楼间疾驰的车辆川流不息,行人须走地下通道。
从城楼至天安门之间的变化就更大了。当年京城、皇城、紫禁城落成,从正阳门门洞进入城内,一眼就看到横在眼前的红墙黄瓦三券洞门的大明门。永乐皇帝朱棣让解缙题写的“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的对联格外醒目。这是真正的皇城大门。对一般人来说,这座大门是永远关闭的。正阳门与大明门之间的棋盘街才是东城西城居民百姓、东侧西侧政府部门来往的主要通道。清朝取代明朝时,只把大明门上刻着“大明门”三字的石匾翻过来,刻成“大清门”三字原样嵌了上去,改朝换代在一瞬间被简化为翻一块牌、改一个字的事。辛亥革命后,大清门改为中华门,有人也想简单地翻一下牌子、改两个字了事,可是,翻过来一看,竟是“大明门”三字,只好赶刻木匾挂上。虽说辛亥革命不算彻底,但也绝非明清易代那样翻牌子的事。新中国的成立是真正翻天覆地的大事。不久之后,中华门就被拆除了,通往天安门的皇帝的御道扩展成人民的广场。再后来,中华门所在地建起了毛主席纪念堂。新中国的缔造者长眠于帝制时代皇朝大门的位置上,极具历史的意味。
无论如何,大明门、大清门、中华门,不管叫作什么门,这座真正的皇城正门再也看不到了。门内原本是由东西两侧各110间连檐通脊的低矮的廊房相夹而成的长长的千步廊,千步廊的尽头是高高耸立的天安门。把天安门推崇衬托得无比高大威严的千步廊,同样再也看不见了。天安门前与千步廊连在一起的以6米高的红墙围起来的“T”字形广场也不见了,连同东西两边的长安左门和右门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划定的可容纳百万人的世界第一大广场。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依次排列在原来的御道正中,排列在伟大的中轴线上。天安门广场上每天成千上万的游人中,绝少有人会想到他们正徜徉在昔日的皇家禁地,也绝少有人感觉到他们正走在皇帝的御道上,从中轴线的这边走到中轴线的那边。
天安门以南的中轴线地带变化确实太大了。站在金水桥与天安门之间南望,掠过汉白玉拱形桥面,本来可以看得见大清门、正阳门,甚至永定门重叠的门洞,正如回首北望,穿过天安门、端门的门洞,在黄色的沙尘中也能看得清午门的门洞一样。可是,现在向南的御道和门洞都不见了,只有宽广的天安门广场人流如织,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人民英雄纪念碑高高耸立。
这时候,转过身来,向北望去,不仅可以看见天安门门洞、端门门洞,而且可以穿过它们,一直走向紫禁城的正门午门。红色的墙,黄色的琉璃瓦告诉我:这就是皇城,那座完整的紫禁城就在前面。这时候,我真切地感觉到我正走在近600年前的御道上,走在数百年来只有皇帝才可以走的御道上,走在20多位皇帝曾经走过的御道上。
御道是用巨大的青白色石块铺就的,据说每块石头重达万斤。巨石铺就的御道最初应当是从大明门开始,但保留到现在只能看到从天安门前的金水桥开始了。由于石质不同,每块石头磨损的情况也不一,但那种厚实、沉重、坚硬,甚至顽固的感觉是一样的。御道之外的东西都变化了,或变化过了,消失了的也不在少数,唯有这些石块纹丝不动地存在着,记录着、记忆着、见证着全部历史。
也许因为经历了太多的风雨,经历了太多的磨炼,坚硬沉重的御道终于变得光滑柔润起来。这条光滑闪亮的中轴线穿过无数的风雨,引领无数的人们走进京城、皇城、紫禁城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走进历史的深处和高处。

金水河,除了风水作用还有防火功能,却也抵挡不了列强的入侵

0
《故宫院长说故宫》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