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来信 9.2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我发现自己变成许多的人,漫游在众多而美妙的路上。

何人斯:究竟是什么人?在外面的声音只可能在外面,你的心地幽深莫测,青苔的井边有棵铁树。进了门,为何你不来找我,只是溜向悬满干鱼的木梁下,我们曾经一同结网,你钟爱过跟水波说话的我,你此刻追踪的是什么?为何对我如此暴虐?

我们有时也背靠着背,韶华流水,我抚平你额上的皱纹,手掌因编织而温暖;你和我本来是一件东西,享受另一件东西;纸窗、星宿和锅,谁使眼睛昏花,一片雪花转为两片雪花,鲜鱼开了膛,血腥淋漓;你进了门,为何不来问寒问暖,冷冰冰地溜动,门外的山丘缄默。

这是我钟情的第十个月,我的光阴嫁给了一个影子,我咬一口自己摘来的鲜桃,让你清洁的牙齿也尝一口;甜润的让你全身也膨胀如感激,为何只有你说话的声音,不见你遗留的晚餐皮果,空空的外衣留着灰垢,不见你的脸,香烟袅袅上升,你没有脸对人,对我?

究竟那是什么人?一切变迁皆从手指开始。伐木叮叮,想起你的那些姿势,一个风暴便灌满了楼阁,疾风紧张而突兀。不在北边也不在南边,我们的能甬道冷得酸心刺骨。

你要是正缓缓向前行进,马匹悠懒,六根辔绳积满阴天,你要是正匆匆向前行进,马匹婉转,长鞭飞扬。

二月开白花,你逃也逃不脱,你在哪儿休息,哪儿就被我守望着。你若告诉我,你的双臂怎样垂落,我就会告诉你,你将怎样再一次招手;你若告诉我,你看见什么东西正在消逝,我就会告诉你,你是哪一个。

一般来说,张枣不表现暧昧,而是表现微妙。不知不觉的过渡技巧避免了将诗变为宣谕的武断,往往旁敲侧击地接近所言之物,在表现自己和隐藏自己之间使词的物性得以彰显。

念错一句热爱的话语又算什么?只是习惯太深,他们甚至不会打量别人,秋声簌簌,更不会为别人的幸福而打动,为别人的泪花而奔赴约会。

诗在寻找什么?一个听者。

树的耳语果真是这样的:神秘的人,神秘的人,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深知你是你而不会是另一个。

0
《春秋来信》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