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玫瑰 8.7分
读书笔记 1
smile

意大利诗人蒙塔莱说:诗歌正濒于死亡。现在一切都必须变成娱乐,都必须是消遣品。在这种压力下,艺术沉沦了,蜕变成商业了。一个诗歌的季节已经结束,而另一个季节还没有开始。

我活到一定的年岁,诗来找我,不知道,不知道她来自何方,来自冬天,还是小河。弄不清她来的时辰,也不知她来的方式,不,她既不是什么声音,不是话语,可也不是沉默。夜晚街上的枝头,在那里把我呼唤。突然而来,伴着烈火;突然而去,孤零萧瑟。

春天的不相识的女子:在市场角落上我遇到一双眼睛,那奇异的凝眸在梦想什么。啊,雨后巴黎的心在扑扑跳动,下了这么多雨她还觉得快乐吗?

在公园的篱笆里,蟋蟀为了安居,沉默不语。

在奈冯的公园里,伤心的兴许正是夏季,没有蟋蟀的声息,霎时间一片沉寂。

多少失恋的行吟诗人,都曾看见他们那温柔而悲怆的国度,在一个夏天白了头。

美人鱼:我怎么知道,美人鱼,你的苦恼从哪里来,每当深夜,你哀声叹息,在大海?我跟你一样,海啊,充满了幽潜的声息,而我那唱歌的船名字就叫做年代。

放弃紫色吧。夜,准确地叩击时间的脉搏:指针,两根长矛,灼灼地刺入你的眼帘。血迹黯然,不再引人注目。

不要逗留。花儿不再开放。

雪光熄灭。唯有一切裸露无遗。

我骑着马向茫茫黑夜走去,我不再回来。

环绕它无休止地踽踽而行,莫非就是全部苦难和人生。

可别像瞎了眼的金丝雀,活着徒然叹息,悲伤!

柠檬给夏天的花粉酒水,绿鸟撕碎我的梦幻,我投射一瞥目光离去,世界在宽阔的目光中,复归美好,令人神往。

在绿色的凉亭那幽深的角落,他找回了幸福:泥土中两颗玻璃弹子。它们依然还在,没人动过。它们闪着何等温暖的光。

这无声的呜咽,这秋花的悄然谢去,花瓣飘落从此凝然不动,它们的终极在哪里?

诗艺:一首诗应该默不出声但可以触摸得到,像一只浑圆的果实。它喑哑无声,像拇指抚摸那古老的圆脸纹饰。它静悄悄地像那被衣襟磨损长出了青苔的窗合石。一首诗应该缄默无语,像群岛飞翔。一首诗应该在时间中凝然不动,像明月攀登天穹。像明月一个枝丫一个枝丫地解放那被夜色缠住的树林。像明月遗忘残冬,一片记忆一片记忆地从心头离去。一首诗应该在时间中凝然不动,像明月攀登天穹。一首诗应该等同于虚妄。对于一切悲苦的历史,是一条空阔的门道和一片槭树叶。对于爱,是慰藉的绿草和海上的两盏明灯。一首诗不应该说明什么,只是为了存在。

灰黑的燕子无疑会再回来,尖喙一张就把莽撞的夜蛾吞噬;但那些为了观赏你的美姿和我的好运——似乎它们知道我们俩的名字——而不再展翅疾飞的……它们再不会回来。繁茂的飘着柠檬香的金银花,从泥地的根茎爬上你的窗棂,待到黄昏还会开放更美的花朵;但是这些……像露珠,颤摇着,闪亮着从花枝上滴落,白昼的泪珠——它们再也不会回来。

我们该成为狂暴的新一代,把那里的幸福和邪恶统统摆脱。我们走吧,火焰的剑为我们开辟了世界。

0
《孤独的玫瑰》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