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统 7.9分
读书笔记 小将
唯雅歌

全国都在唱,唱得最激昂、站在最前列的是最年轻的、最英俊的、最纯真的……中学生,朝阳的脸。在他们后面是高中生、大学生、工人、贫下中农……顶天立地,泰山压顶不低头。

谁是疯子?谁敢说唱的人、去拼杀的人是疯子?谁敢说谁站出来示众!逆潮流而动、与人民为敌、螳臂挡车、蚍蜉撼树;

……

p234-235

看见了死人。

……

死人躺在马路中间,汽车电车很少,过往行人,没有人留意。

死人原来是这样的,面目模糊,衣衫也胡乱卷起,肚皮鼓胀,鼓胀着泡沫。死人旁有些小石子,那泡沫是石子砸上去泛起来的。像石子扔进石灰浆地,泡沫是白色的。

死人四肢随意着地,身体平坦,好像由人扔石子的石灰长方体。

……

什么都有,还有那个东西。

吊在树上,粗壮的榕树,男方的树,一片浓郁。一个人垂下来,赤裸的脚、腿、那个,垂荡如空壳。

没有人在意。没有怕的。

0
《血统》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