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注全译史记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页
redenemy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于妇人···· ··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饮。———— 《殷本纪》

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子,予不忍为。————古公亶父 《周 本纪》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 三十四年,王益严,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厉王喜,告召 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鄣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周本纪》

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谁知之者!———— 项羽 《项羽本纪》

天下匈匈数岁者,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为也。汉王笑谢曰:吾宁斗智,不能斗力。———— 《项羽本纪》

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 宋昌 《孝文本纪》

自是之后,严助、朱买臣等招来东瓯,事两越,江淮之间萧然烦费矣。唐蒙、司马相如开路西南夷,凿山通道千馀里,以广巴蜀,巴蜀之民罢焉。彭吴贾灭朝鲜,置沧海之郡,则燕齐之间靡然发动。及王恢设谋马邑,匈奴绝和亲,侵扰北边,兵连而不解,天下苦其劳,而干戈日滋。行者赍,居者送,中外骚扰而相奉,百姓抏弊以巧法,财赂衰秏而不赡。入物者补官,出货者除罪,选举陵迟,廉耻相冒,武力进用,法严令具。兴利之臣自此始也。———— 《平准书》

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者也。博辨广大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老子 《孔子世家》

汉五年,既杀项羽,定天下,论功行封。群臣争功,岁余功不决。高祖以萧何功最盛,封为酂侯,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坚执锐,多者百余战 ,少者数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今萧何未尝有汗马之劳,徒持文墨议论,不战,顾反居臣等上,何也?”高帝曰:“诸君知猎乎?”曰:“知之 。”“知猎狗乎?”曰:“知之。”高帝曰:“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 功人也。———— 《萧相国世家》

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雠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於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 子游耳。————张良 《留侯世家》

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何至自苦如此乎!————吕雉 《留侯世家》

吾尝将百万军,然安知狱吏之贵乎!————周勃 《绛侯周勃世家》

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司马穰苴 《司马穰苴列传》

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孙子 《孙子吴子列传》

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 《孙子吴子列传》

法之不行,自上犯之。(书曰: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商鞅 《商君列传》

夫从人饰辨虚辞,高主之节,言其利不言其害,卒有秦祸,无及为已。————张仪 《张仪列传》

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冯驩 《孟尝君列传》

一饭之德必偿,睚眦 [yá zì] 之怨必报。———— 《范睢蔡泽列传》

鄙贱之人,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廉颇 《廉颇蔺相如列传》

秦军军武安西,秦军鼓噪勒兵,武安屋瓦尽振。———— 《廉颇蔺相如列传》

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有何怨乎?———— 《廉颇蔺相如列传》

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 《屈原贾生列传》

古者天下散乱,莫能相一,是以诸候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所建立。今陛下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而私学 乃相与非法教之制。闻令下,即各以其私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非主以为名,异趣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不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 下。————李斯 《李斯列传》

人臣当忧死不暇,何变之得谋。————赵高 《李斯列传》

故督责之术设,则所欲无不得矣。————李斯 《李斯列传》

夫人生居世间也,譬犹骋六骥过决隙也。吾既已临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穷心志之所乐,以安宗庙而乐万姓,长有天下,终吾年寿,其道可乎?—— ——二世 《李斯列传》

臣闻轻虑者不可以治国,独智者不可以存君。————子婴 《蒙恬列传》

陈王使魏人周市徇魏地,魏地已下,欲相与立周市为魏王。周市曰:天下昏乱,忠臣乃见。今天下共畔秦,其义必立魏王后乃可。————魏豹 《魏豹彭越列传》

今汉王慢而侮人,骂詈诸侯群臣如骂奴耳,非有上下礼节也,吾不忍复见也。————魏豹 《魏豹彭越列传》

王素慢无礼,今拜大将如呼小儿耳。————萧何 《淮阴侯列传》

患生于多欲而人心难测也······夫功者难成而易败,时者难得而易失。————蒯通 《淮阴侯列传》

沛公不好儒,诸客冠儒冠来者,沛公辄解其冠,溲溺其中。与人言,常大骂。————某骑士 《郦生陆贾列传》

贤者诚重其死,夫婢妾贱人感慨而自杀者,非能勇也。———— 《季布栾布列传》

变古乱常,不死则亡。———— 《袁盎晁错列传》

释之曰:“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是更重之,是法不信于民也······今既下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倾而天下用法皆为轻重, 民安所错其手足?————张释之 《张释之冯唐列传》

不知其人,观其友。———— 《张释之冯唐列传》

君侯资性喜善疾恶,方今善人誉君侯,故至丞相;然君侯且疾恶,恶人众,亦且毁君侯,君侯能兼容,则幸久;不能,今以毁去矣。————籍福 《魏其武安侯列传》

后二岁,广以郎中令将四千骑出右北平,博望侯张骞将万骑与广俱,异道。行可数百里,匈奴左贤王将四万骑围广,广军士皆恐,广乃使其子敢往驰之。 敢独与数十骑驰,直贯胡骑,出其左右而还,告广曰:“胡虏易与耳。”军士乃安。广为圆阵外向,胡急击之,矢下如雨。汉兵死者过半,汉矢且尽。广 乃令士持满毋发,而广身自以大黄射其裨将,杀数人,胡虏益解。会日暮,吏士皆无人色,而广意气自如,益治军。军中自是服其勇也。明日,复力战, 而博望侯军亦至,匈奴军乃解去。———— 《李将军列传》

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 《匈奴列传》

汉使或言曰:“匈奴俗贱老。”中行说穷汉使曰:“而汉俗屯戍从军当发者,其老亲岂有不自脱温厚肥美以赍送饮食行戍乎?”汉使曰:“然。”中行说 曰:“匈奴明以战攻为事,其老弱不能斗,故以其肥美饮食壮健者,盖以自为守卫,如此父子各得久相保,何以言匈奴轻老也?”汉使曰:“匈奴父子乃 同穹庐而卧。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尽取其妻妻之。无冠带之饰,阙庭之礼。”中行说曰:“匈奴之俗,人食畜肉,饮其汁,衣其皮;畜食草饮水, 随时转移。故其急则人习骑射,宽则人乐无事,其约束轻,易行也。君臣简易,一国之政犹一身也。父子兄弟死,取其妻妻之,恶种姓之失也。故匈奴虽 乱,必立宗种。今中国虽详不取其父兄之妻,亲属益疏则相杀,至乃易姓,皆从此类。且礼义之敝,上下交怨望,而室屋之极,生力必屈。夫力耕桑以求 衣食,筑城郭以自备,故其民急则不习战功,缓则罢於作业。嗟土室之人,顾无多辞,令喋喋而占占占,冠固何当?”————中行说 《匈奴列传》

自是之后,汉使欲辩论者,中行说辄曰:“汉使无多言,顾汉所输匈奴缯絮米糵,令其量中,必善美而己矣,何以为言乎?且所给备善则已;不备,苦恶 ,则候秋孰,以骑驰蹂而稼穑耳。————中行说 《匈奴列传》

每朝会议,开陈其端,令人主自择,不肯面折庭争。———— 《平津侯主父列传》

夫匈奴无城郭之居,委积之守,迁徙鸟举,难得而制也。轻兵深入,粮食必绝;踵粮以行,重不及事。得其地不足以为利也,遇其民不可役而守也。胜必杀之,非民父母也。靡蔽中国,快心匈奴,非长策也。秦皇帝不听,遂使蒙恬将兵攻胡,辟地千里,以河为境。地固 泽卤,不生五谷。然後发天下丁男以守北河。暴兵露师十有馀年,死者不可胜数,终不能逾河而北。是岂人众不足,兵革不备哉?其势不可也。又使天下蜚刍挽粟,起於黄、腄、琅邪负海之郡,转输北河,率三十锺而致一石。男子疾耕不足於粮饟,女子纺绩不足於帷幕 。百姓靡敝,孤寡老弱不能相养,道路死者相望,盖天下始畔秦也————主父偃 《平津侯主父列传》

秦之末世是也。陈涉无千乘之尊,尺土之地,身非王公大人名族之後,无乡曲之誉,非有孔、墨、曾子之贤,陶朱、猗顿之富也,然起穷巷,奋棘矜,偏袒大呼而天下从风,此其故何也?由民困而主不恤,下怨而上不知,俗已乱而政不脩,此三者陈涉之所以为资也·· ····由是观之,天下诚有土崩之势,虽布衣穷处之士或首恶而危海内,陈涉是也。————徐乐 《平津侯主父列传》

上观齐晋之所以亡者,公室卑削,六卿大盛也;下观秦之所以灭者,严法刻深,欲大无穷也。今郡守之权,非特六卿之重也;地几千里,非特闾巷之资也;甲兵器械,非特棘矜之用也:以遭万世之变,则不可称讳也。————严安 《平津侯主父列传》

臣结发游学四十馀年,身不得遂,亲不以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我,我?戹日久矣。且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吾日暮途远,故倒行暴施之。————主父偃 《平津侯主父列传》

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申公 《儒林列传》

公孙子(公孙弘),务正学以言,无曲学以阿世。————申公 《儒林列传》

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 《酷吏列传》

所爱者,挠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诛灭之。———— 《酷吏列传》

自温舒等以恶为治······而吏民益轻犯法,盗贼滋起······无可柰何。于是作“沉命法”,曰群盗起不发觉,发觉而捕弗满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其后小吏畏诛,虽有盗不敢发,恐不能得,坐课累府,府亦使其不言。故盗贼寖多,上下相为匿,以文辞避法焉。———— 《酷吏列传》

客有让周曰:“君为天子决平,不循三尺法,专以人主意指为狱。狱者固如是乎?”周曰:“三尺安出哉?前主所是著为律,后主所是疏为令。当时为是,何古之法乎?”————杜周 《酷吏列传》

赐酒大王之前,执法在旁,御使在后,髡恐惧俯伏而饮,不过一斗径醉矣。若亲有严客,髡帣韝鞠跽,侍酒于前,时赐余沥,奉觞上寿,数起,饮不过二斗径醉矣。若朋友交游,久不相见,卒然相睹,欢然道故,私情相语,饮可五六斗径醉矣。若乃州闾之会,男女杂坐 ,行酒稽留,六博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堕珥,后有遗簪,髡窃乐此,饮可八斗而醉二参。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藉,堂上烛灭,主人留髡而送客,罗襦襟解,微闻芗泽,当此之时,髡心最欢,能饮一石。故曰酒极则 乱,乐极则悲;万事尽然。————淳于髡 《滑稽列传》

妇言慎无为,楚相不足为也。如孙叔敖之为楚相,尽忠为廉以治楚,楚王得以霸。今死,其子无立锥之地,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因歌曰:“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起而为吏,身贫鄙者余财,不顾耻辱。身死家室富,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 罪,身死而家灭。贪吏安可为也!念为廉史,奉法守职,竟死不敢为非。廉吏安可为也!楚相孙叔敖持廉至死,方今妻子穷困负薪而食,不足为也!————优孟 《滑稽列传》

0
《全注全译史记》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