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兰与海德格尔 7.8分
读书笔记 对海德格尔的更多借鉴
moneydwei
  海德格尔称,我们并不是在和语言游戏,而是语言的接受者:“如果在这里我们要提到游戏,那么,不是我们在和词语游戏,而是语言的本质在和我们游戏。”……海德格尔后来提出“语言本身在说话,而不是人类”这一观点……在海德格尔的这一论断背后,是“语言是存在之屋”这一观点。它是一种真实的,但未曾被言说的实存,和存在本身一样是源始性的。它是包围着每一种存在的那种沉默的、保护性的东西,并且面向思想家和诗人言说着,而思想家和诗人能够听到,并且将它们带入到被说出的语言中。
  ……一位思想家和思想有着特殊的“呼应”关系,就像木柜制作者和木头一样。……思想家或者诗人允许源始语言自己说话,或者通过它来说话,而不是通过自己的想象力来进行原始的创造,由此,他们就实现了对语言的“去言说化(de-speak)”或“非言说化(dis-speak)”。这种“非言说”的自愿立场,假设了一种倾听源始语言的愿望和能力,因为只有通过这种有意识的“去言说化”,诗人才能够让自己向这种通常的存在之语敞开:“人类只是在他们的基本能力之上,根据他们对语言的呼应(entsprechen)来进行言说。”海德格尔在谈到思想家或者诗人的时候,使用了他最喜爱的“林中路”这一意象。他认为思想家或者诗人具有达到“林中路”的不同寻常的途径。在那里,存在的源始语言走出了遮蔽,开始显身。在使用这一意象时,海德格尔称“这种去言说化/呼应就是人类处于存在的林中路上的真实方式”。
0
《策兰与海德格尔》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