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之夜 7.6分
读书笔记 第24页
核桃

p24

恒彦一目十行地扫过记忆中有印象的笔迹。边浏览着,中途还倏地瞥了妻子一眼。

郁子得意万分地笑着。她知道丈夫现在正阅读到描写自己如何美貌的那几行。

恒彦蓦地觉得妻子远在他方。妻子所考虑的一切他全然弄不明白。这种事情自结婚以来就不曾有过。他太想了解了,尽管他不懂到底想了解什么。

即使如此,郁子年轻貌美,尚未到达能够拥有自己的见解的年龄。对丈夫的意见,她肯定是预先微妙地作着选择,并在内心企盼着。用这封充满情爱与信赖的给丈夫看的信函,她肯定又在温情万种地劝诱丈夫对自己的美色以及自己的魅力,应该更加抱有敬意、充满自豪。

恒彦即刻接纳了这一劝诱。他笑了起来,跟妻子酷似,满是得意之色。这就是他的“意见”。

p33

对女人的这种有意无意展示着若有所忧风情时的心迹,楠深谙此中奥妙。八成是受直率之情驱使的那封热情洋溢的飞鸿,在没有回音的时候,他自己安慰那是封半调侃性的书信,所以不足挂齿。这一理由,其实是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的。他自认为勾引女人有七十二招的心得,而要想打开像郁子这种女人的乍看上去冰封的心,只有沸水跟铁锤并用方可,对此他是洞悉了然的。如果是对付别的女人,一开始他就会试用哪怕稍欠斟酌或过时的书信的方式。由于他染上了仅以热情作为手段的狂妄自大的恶习,由于他对自己的激情没有足够的自信,所以预先就已经留下了失败的口实。不过眼前郁子若有所忧的神态,的确如此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女人的样子。就像将久盼之人不来的焦躁不安掩藏起来不断地打着毛线的女人的手一样,郁子的手乍看上去略显寂寞地颤动着。

0
《纯白之夜》的全部笔记 8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